李泰祥父子網站

台灣前衛音樂先鋒李泰祥的網站,有珍貴史料及照片:

http://lth.e-lib.nctu.edu.tw/index.html

一九七一年春,在台北首次嘗試實驗性多媒體的演出,為劃時代之作品發表會,深具歷史意義,故隨後始有一九七三年春獲美國洛克斐勒全額獎學金,並應美國國務院之邀,美國各大音樂學府暨美國各大交響樂團訪問觀摩進修。一九七四年冬回國後,受聘擔任台灣省立交響樂團及國立台灣大學管弦樂團指揮,業餘更致力於創作。

一九七五年發表其管弦樂作品【現象】,並指揮台灣省交響樂團合作首演。一九七六年發表【雨、禪、西門町】錄音帶音樂(Tape Music)。另有【大神祭】清唱劇,後由雲門舞集改編成【吳鳳】及【射日】舞劇演出。一九七七年春,在東京發表【清平樂】,在台北發表【大地之歌】室內樂曲。同年秋並應邀參加日本第三屆亞洲新媒體演出。

一九七八年春發表第一次【傳統與展望】音樂會,演出【太虛吟】等佳作。一九八一年在德國佛洛都(Vlotho)世界音樂會發表【幻境三章】。一九八二年春發表第四次【傳統與展望】演出【美的饗宴】。一九八三年春,發表第五次【傳統與展望】演出【新調】,將校園民歌以管弦室內樂形式演出。

(主頁進不去,要從上面連結進。負責作網站的國立台灣交通大學夠丟臉了,一個網站的基本連結和架構都作不好)


李泰祥公子,電子及原音音樂家李奕青的「前音劇廠」網站 blog:

http://tw.myblog.yahoo.com/adam-blog/

Francisco Lopez 批判約翰凱基

有朋友問到「前衛音樂網」的「音景理論研究」專欄中 Francisco Lopez 寫的那篇 Cagean Philosophy: A Devious Version of the Classical Procedural Paradigm 之中譯本為何沒有貼出。其實譯文當年早已完稿,只是我自己徹底不同意 Lopez 這篇文章的論點,我認為 Lopez 不但完全不懂 John Cage 的意義,甚至推理錯誤,文章頗為誤導讀者,因此打算同時發表一篇強烈反批判評論;而這篇論文不短,當時沒寫完,就這麼拖了下來。現暫且不評,先把譯文發出。



凱基主義哲學:古典程序典型之變調

作者:Francisco Lopez

翻譯:姚大鈞

(一九九六年十二月。節錄自正在寫作中的論文「音樂之消散」)

英文原文


二十世紀後半的現代音樂史一直被一個名字巨幅並深刻地影響著:約翰・凱基。他的理論既具有如此深厚的影響力(遠勝過他的音樂作品),我們可以說當下的前衛/實驗/當代音樂界中的大多數人或多或少都是凱基主義者。這現象雖然在美國和加拿大較為明顯,但在其他西方國家也存在。

我個人深信這個影響對音樂一直是極其有害的,而且凱基哲學在本質上是傳統西方音樂裡的古典典型之惡化版本。我的批評並非針對凱基的人身攻擊;就我所知,他是個大好人(這當然也要看你對「好人」的主觀定義為何)。不,恰恰相反,這是我對他音樂思想核心,及其在現代音樂及思維上的影響結果,的批判性剖析。要是凱基果真像許多凱基主義者自己都認為的,從來不是他自己思想的積極捍衛者的話,那我所批判的必定就是那些凱基主義者了。再者,我必須強調,這些反凱基的論辯只是我對現代音樂裡更普遍的問題的全面評論之一部份。我的目的並非為戰而戰地去反抗已受肯定的價值系統──我並不相信為改革而改革之必要,或是為挑戰而挑戰傳統的聖戰,而是由於這些價值觀深層地影響了音樂重點的定義,以及人們據此而作出來的音樂。

我們可以看清的是,凱基的音樂思想是他對個人作曲困境的極佳解脫之道。毫無疑問地,他在荀伯格門下面臨作曲挑戰時所想出的逃脫之道是蠻橫無理,也是極端聰明的;因為他不僅找到了一個非荀伯格派的解方,而那解方更引導他去探索遠超過十二音序列主義作曲以外的新領域。這個解方,或說凱基的主要貢獻,之精髓,可說是深植於禪宗哲學(或者至少表面上與之相關)的不干預、無決擇的態度,以及作曲/作曲者概念的瓦解。創作音樂時所有可能決擇的集合之隨機選擇因而被視為將音樂從不可避免的人為干預中解放出來之一種方式。某些作品中部份或全部的組織/結構/成份上的要素是未經人的參與而產生的,這是一種明晰而強烈的美感(在即興音樂中這是很普遍的喜好)。音樂因而得以不受個人品味和記憶,特別是不受音樂傳統,的約束。沒錯,在凱基主義的小宇宙裡,任何聲音都是音樂:音樂就是聲音,不管是在音樂廳裡邊還是外邊,我們週圍的聲音就是音樂。我們聽到的聲音即音樂:這被凱基主義者認定為是將音樂概念拓展至一個無邊無際的領域的歷史性宣言。他們同樣認為,寂靜不存在:世上沒有所謂空的空間或時間。人總是有東西可看,有東西可聽。事實上,即使我們想要真的寂靜,也作不到。

我們可以理解,對傳統意識形態而言,這一整套說法聽起來是很具革命性的,至今依然。但果真如此嗎?何以見得?而這革命的方向(若真有方向的話)又是什麼?

這些觀念在當時絕對可以視為驚世駭俗之論調,但若說它革命性地改變了傳統西方音樂的基本考量和重點的話,則根本不然。凱基主義哲學中每一個搏鬥都是圍繞著(或源於)音樂創作的程序,不論新提議看來是多麼激進或是多麼反創作。它表面上與傳統作曲考量的激烈衝突,實際上是條迂迴之路,再度引人掉入以程序主義及技藝論作為音樂理解基礎的老陷阱中。因此,強調作曲技巧之重要性的這個古典典範,不但完整保存下來,甚至進而被提升到音樂的基本定義觀念的層次上(這並不新鮮,但是以奇特的方式誇大了)。從這個角度看來,嚴格的形式主義/結構主義的音樂觀在本質上也與凱基主義差不多;兩者同樣都以系統方法的觀點來定義音樂世界。雖然他們可能會為了找到一個新的價值體系而激烈戰鬥,但這個體系的本質其實是同一回事。

凱基主義所提出的所謂作曲者/作曲之瓦解其實只是徒勞無功的逃避自我;那是沒有任何一個凱基主義者,包括凱基自己,能夠親身力行的一種「不作決定的決定」的文字遊戲。表面上源於禪學的不定性及不干預觀念,他們沒有自覺或勇氣去親身實踐,卻用它來裝飾自己仍然捍衛著的學院式的作曲者形象的觀念。它並非顛覆了學院基礎的虛無主義豐功偉業(且假設這是件好事),而只是把音樂工作者轉變成(或誘導他們成為)隨機禮拜儀式的執行者。因此,正在執行中的音樂行為裡要如何應用「隨機」是由作曲者來決定,在天真的聽眾心中也往往帶來了驚奇或是魅力。

將隨機程序用於起草/創作/構成一個作品是一完全界定了的、有意向的、明確指示出的決定,即便這隨機化的過程是認真的(即,依據形式或然率理論),並且是「全面的」(即,任何可能的事件皆具有相同的機率)。若相信這麼作就是在作隨機音樂,就等於聲稱/肯定了音樂就是一些變數及事件的集合,在等待或然率程序來附加於其上。而倘若,像我相信的,音樂不僅只如此,那麼有人就得作個決定,選出可能變數中之一部份來供這個程序作用。這麼說來,就不可能有真正徹底隨機、不帶個人品味和記憶的音樂。沒錯,隨機化其實已經成為音樂創作程序中的另一項音樂傳統了。它其實是形式主義的一種極端的形式。也就是在科學領域中所理解並運用的這種形式主義(即在經驗性實驗中有系統地運用隨機程序以取得適當的實驗取樣)。

然而,比討論它的一致性和可行性更有意義的問題是,在這些提議背後的音樂之概念是什麼?假想的徹底不作決定固然可與不干預的概念吻合一致,但那也等於是音樂的毀滅;因為音樂是人性的,而聲音存有則不然。當凱基將音樂等同於聲音時,他等於是將音樂下意識地簡化成純粹物理,而毀滅了音樂實體,要不就等於是否定了非音樂性的聲音的存在可能;而兩者根本是同一回事。面對著古典音樂基於調性或感官上的「舒適感」等站不住腳的判斷標準而將某些聲音歸為非樂音的歧視下,凱基主義(就普世性而言同樣枉然地)對所有聲音都賦予了反動的無差別的自身價值。也因此,凱基主義者將凱基視為公平對待一切聲音的音樂拓展者。可這些人應該也明白,這項成就應歸功於〔意大利未來派的〕魯意基・盧梭羅;他與凱基不同,他並未瓦解音樂實體,而是提議將聲音納入音樂中。我堅信:任何聲音都有可能成為音樂,但並不都是音樂。基本的差異,能把聲音轉變成音樂的,就是一種人性的、主觀的、有意向的、非普世性的、不一定是永恆的、美學的,決定。而這並不是指作曲,也不是學院式的定義,而是某人在某時間感知某種聲音的一種方式。傳統的、以及凱基主義的音樂定義兩者皆有的問題(也是他們的共通點)在於兩者都依賴聲音自身;兩者都聲明什麼聲音才是音樂(不論是部份或全部聲音)。在我當前的世界裡,音樂是對聲音的美學上的感受/理解/理念。這是一項非常精準的定義;在把聲音歸類成音樂這點上,它具有完全的非絕對性。但我認為我們不需要,也不應該去追求,這種絕對的歸類法。

凱基關於「寂靜不存在」的說法也與他對音樂的概念息息相關;也被許多凱基主義者抬捧到哲學定理的層次上。然而,那是膚淺而誤導人的一種主張,尤其如果我們想想,他需要親自走進一個無響室才能領悟出他所領悟的道理:亦即,實體上的絕對寂靜是不存在的。這就跟主張絕對的圓在現實中不存在是一樣的膚淺而誤人;在凱基的世界裡幾何是不可能的。假若音樂就是聲音而我們又永遠被聲音包圍著,那麼寂靜自然不存在。這種說法只是那同樣的音樂定義的另一版本而已。就我們目前的討論範圍來說,我對此有一簡單而有力的回應:在音樂中,寂靜確實存在。如果我是聲音物理學家的話,我會說:當聲音強度低於我為某種目的而預先設定的一個下限時,那就是寂靜無聲。

至於我到底為何如此在乎這種反凱基的評論?我為何認為這個批判很重要?因為,不管它背後的哲學、不管它涉及的觀念,不管它的語境為何,它的主要論點在根本上永遠是在於音樂是如何作出來的,在於那個程序。而這對音樂而言是一種誤導人的混淆焦點。它把實際音樂參與者(創作者,欣賞者等等)的注意力從真正音樂本身分散到音樂創作的方法上去。創作過程本身變成價值;是為過程而過程。此一分散注意的影響是非常明顯而廣泛的;在像技巧至上論和風雅作秀的古典加料外,現在我們又有了新過程崇拜這種加料(當然這並不全是凱基主義思想的功勞),而兩者對音樂所產生的影響基本上是無異的。凱基主義的反作曲、反傳統的主張就像視唱法一樣把音樂的目的弄混了,而且像傳統音樂學院一樣,把注意焦點從音樂的本質上引開了。我認為,凱基的「革命」並未「將音樂從品味及傳統中解放出來」,反而將音樂再次圍限於沒變的老舊形式主義及程序主義之西方典型的樊籬內。光是在傳統的地盤內以逃避方式來反抗傳統是無效的,而窩藏在傳統所提供的小屋中更是自欺欺人。這一切都幼稚而枉然。讓我們面對面地與傳統協調,而不以激動的全盤否定方式來誇大我們的改革訴求。我不認為音樂可以脫離個人好惡和記憶(凱基主義者他們自己就是證明);更重要的是,即使是採取極端的反傳統姿態,我也不認為它應該脫離。


2000.04.08 譯
2007.05.27 校

相煎何太急


(於台南街頭)

好奇的是:誰先來的?

此外,這裡可以注意的是,兩家招牌的書法字體,也透露著一些事情。「寶島眼鏡」用的是台灣一向的正統書法體系,即以顏、柳體為主幹的規矩楷書。而「中國眼鏡」則有一滴滴(不多,但確實是有)米南宮/毛澤東體的這路傳統。

另外,在台南見到加油站已改其招牌為「中油」,但極其諷刺的是,那並非像台北那樣新打的一塊招牌,而只是用同底色的藍油漆把「中國石油」的「國石」二白色字自漆欺人地覆蓋過去。

不知,這家「中國眼鏡」行是否也即將響應英明而有遠見的政府的號召,把招牌上的「國眼」二字塗去,而剩下「中鏡」?



All photos © 2007 Dajuin Yao

中國之窗?東京都?新樂園?

台南市天后宮

台南市公園南路

台南市民權路



All photos © 2007 Dajuin Yao

多麼真心

反覆看著 Martin Scorsese 在 “New York Stories” 電影中導的那段經典 “Life Lessons”,裡頭 Procol Harum 的那首 “Whites Shade of Pale” 反覆播著,少見歌與電影是如此緊合為一的。多處爆笑,其中一點:一個仰慕者在畫展上向大畫家主角 Lionel Dobie(Nick Nolte 飾)自我介紹說:

“Excuse me, Mr. Dobie. I just want to tell you, man, I’m like an artist myself, but I look at your stuff, I just want to divorce my wife. I mean, like, thank you. Thank you.”

「對不起,竇比先生,您好。我自己也算是個藝術家吧。可我看了你的東西之後,只想馬上跟我太太離婚。真是,謝謝你啊,謝謝。」

北朝鮮音樂錄影

「統一的彩虹」(曲譜得好,百聽不厭)

統一무지개 (統一的彩虹)

연주 : 보천보전자악단
작사 작곡 : 리종오
창작년도 : 1993

닐리리가 닐리리 統一무지개
白頭山頂 正日峰에 統一무지개
嚮導星을 노래하자 곱게 비꼈나
白頭에서 漢拏까지 繡를 놓았네
닐리리 닐리리야 統一무지개
닐리리 리리리 닐리리야 統一무지개
닐리리 리리리 닐리리야 統一무지개

닐리리가 닐리리 統一무지개
白頭山頂 正日峰에 統一무지개
七千萬이 하나되자 곱게 비꼈나
白頭에서 漢拏까지 다리 놓았네
닐리리 닐리리야 – 닐리리 리리
統一무지개 – 닐리리 리리야
닐리리 리리리 닐리리야 統一무지개

닐리리가 닐리리 統一무지개
白頭山頂 正日峰에 統一무지개
嚮導星을 받들자 곱게 비꼈나
白頭에서 漢拏까지 댕기늘렸네
닐리리 닐리리야 統一무지개
닐리리 리리리 닐리리야 統一무지개
닐리리 닐리리야 – 닐리리 리리
統一무지개 – 닐리리 리리야
닐리리 리리리 닐리리야 統一무지개

反美國笨總統布許宣傳歌

「烤紅薯」(!)

「戰地記者之憶」(民族倒錯:蘇聯/朝鮮?)

「平壤之夜」(蘇聯音樂洗腦完全,but a damn good song nevertheless! 若非俄人執筆,則已得俄羅斯骨髓)

你不知道的台北故宮

一眼就能看出大有問題的台北故宮改建案終於東窗事發,更多比宋畫、汝窯還要精彩的故事將慢慢呈現於國人眼前:

2007/05/24

故宮弊案向上燒 前院長石守謙聲押

【聯合報/記者張宏業、劉峻谷/台北報導】

故宮博物院改建工程弊案向上發展,涉案層級升高。調查局台北市調查處昨天依違反政府採購法等罪嫌,將故宮前院長石守謙移送法辦,檢察官認為他涉嫌重大,今天凌晨向法院聲請羈押。

檢調還查出,故宮發包正館及周邊工程標案期間,有政壇重量級人士替廠商護航,向故宮院長關說修改招標書內容,並指定將大小工程由特定廠商統包。檢調近日就會約談負責工程監造的建築師羅興華、廠商曲佑明等人。

檢調昨天約談八人。其中,故宮前總務長、改建工程案件承辦人王文陸,深受杜正勝倚重;杜任教育部長後,王文陸調到教育部任總務司長,最近被拔擢為國家圖書館館長。而杜正勝擔任故宮院長期間,石守謙是副院長兼任改建工程召集人;石的供述,將是案情能否再向上發展的關鍵。

其他六名被約談者是:故宮前主任秘書薛飛源、前總務主任葉張繼、故宮總務室科員孫兆鳳、工程承辦人蕭志明、科長王士聖、技士周慶麟。到今天凌晨一時,葉張繼、周慶麟、王士聖飭回,其餘漏夜複訊。

檢調昨天查出,故宮在發包「正館公共空間、展覽動線調整與周邊環境改善工程暨正館建築物耐震補強工程」及「正館地下一樓多媒體放映室建置」等標案時,有決標廠商跳過評審委員會資格審查,直接議價,疑涉官商勾結。

故宮改建工程負責擔任評審的成員,包括副院長、主任秘書、總務主任、展覽組組長,以及學者專家等。專案小組也將陸續約談這些評委到案,清查有無內神通外鬼弊端。

據調查,故宮在改建正館及周邊的工程中,均以限制性招標方式讓「大成營造公司」為主的經營團隊得標,團隊成員包括「佳泰工程顧問公司」、「羅興華建築師事務所」等。

調查人員前天發動第一波搜索約談,發現部分廠商根本沒有營業執照,彼此以借牌方式圍標,取得故宮大小標案,內情不單純。

【2007/05/24 聯合報】

另外,看李敖、陳文茜談台北故宮:

文茜小妹大 2007.05.23
http://dv.ouou.com/play/v_38d7f6391c1c4.html

雞蛋還是布丁?

7-Eleven 雖是美國招牌,但台灣的 7-Eleven 便利店在各方面都與美國的原型幾乎無關(美國的 7-Eleven 主要是高中生冒用別人身份證混著買啤酒香煙和供人持槍打劫的破地方),它其實是日本街頭便利店的仿版。

有什麼大驚小怪的呢。當下整個台灣國的 default setting 默認設定就是「和風」,但各色貨品大小店面卻要再加冠「和風」二字,令人哭笑不得。不信你到自認代表台風的誠品信義旗艦店美食街轉一圈,雖然並非日本百貨公司連鎖,看到的卻是一個假日本。

可惜的是,台版 7-Eleven 連鎖一直沒法提供日本便利店給人的那種味覺快樂。多少年來,台灣的所有 7-Eleven 連鎖甚至全被一種走偏了的類五香滷味的嗆鼻惡氣籠罩著,讓人店門都不敢進。直到去年大約總公司才意識到或者聽人說這種惡味,才在一夕間全部清除。

最近台版 7-Eleven 終於開始學到日本便利店裡的一些好東西。比如日本涼麵、新鮮和風沙拉之類的,作得都頂好。剛才又見到新推出的 7-Eleven 牌的「烤雞蛋布丁」。這新款布丁體積不小包裝不賴價錢也不便宜,讓人充滿期望。

開封後卻瞬間轉成失望。這「雞蛋布丁」其實沒有布丁只有雞蛋。蛋是放得多,多到根本成了日本菜裡的茶碗蒸 (chawan mushi),全然蒸蛋的感覺而毫無布丁味兒。再者,哪來的「烤」字?根本是頂層染了說不出啥色的一片縐豆腐皮。最妙的是,隨後剛巧又試了統一推出的「紅豆大豆花」,竟發現,說的是豆花,卻是布丁的軟嫩稀糊質感,根本沒有豆花的那種凝結度、乾脆勁。

典型的自認和風實質台風。迥異的鮮明傳承、文化、定義,如今,此地,一團漿糊。

在天母新光三越的日式高級洋點心店 Le Vent Sucre 甜風新語的焦糖布雷連同整個分店都消失之後,在大葉高島屋的日式洋麵包店 Gino Pasco 岩島成的焦糖布丁越作越硬且底層焦糖都荒誕地結成了果凍之後,上週居然發現,味道絕正的布丁還是存在此地的。福利麵包(中山北路、仁愛路)作的雞蛋布丁,不論布丁的質地味道,焦糖的流動色澤,都無懈可擊。就是杯子小了點兒。不過,價錢便宜,一次兩杯恰恰完美。

別笑死洋人了

抽抽大麻,要戴上腳鐐手銬入獄勒戒兩個月?要勒什戒啥?毛髮鑑定?「毛髮第三區段之時間區間為九十五年九月至同年十一月間」?

這就是這個政府天天在秀斗瞎忙的瑣事之一。

如此天大的笑話,可千萬別中譯英傳到國外丟人現眼喲。


「帶書別孕妻屈中恆勒戒」

【聯合報/記者劉峻谷、蕭白雪/台北報導】
2007.05.17

因吸食大麻被法院裁定觀察勒戒的藝人屈中恆,昨天下午帶著三本書向士林地檢署報到,並進入士林看守所接受勒戒。

屈中恆曾以只抽過一次大麻、無成癮性,且本月工作繁忙,無法抽身接受勒戒為由,向高院提起抗告,希望免予勒戒或展延到案時間;但昨天遭駁回。

士林地檢署通知屈中恆昨天上午九時卅分報到,但他未準時報到。檢方等到中午發布聲明,如果屈中恆不儘速報到,將依法拘提。屈中恆下午二時四十分到士林地檢署。他表示,早上未報到是誤會,他早已委請律師向檢方聲請延後報到,但看到中午電視新聞報導檢方要拘提的消息嚇了一跳,下午即前往報到。

屈中恆穿著白色短袖T恤、藍色牛仔褲,打開隨身背包說,他準備了牙膏、牙刷和三本書進勒戒所。他說,父母是虔誠基督徒,指定他帶聖經,要他每天讀聖經好好反省;另兩本「在天堂遇見的五個人」及「影響歷史的一百人」,是太太選的立志書。

他感嘆表示,捨不得子女和懷孕的太太,他會進去好好反省。

檢察官白忠志隨即開庭訊問,確認他的身分無誤。昨天下午四時送到士林看守所勒戒,若經醫師診斷沒有成癮,最快廿一天、最慢兩個月結束勒戒。


臺灣高等法院新聞稿(二) 96年05月03日

為抗告人胡自雄違反毒品危害防制條例案件,不服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所為送勒戒處所觀察勒戒之裁定,提起抗告,本院合議庭已於今(3)日下午公告裁定主文:「抗告駁回」。其理由見本院96年度毒抗字第137號裁定理由三、四︰

三、經查:

 按「大麻」為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二條第二項第二款所列之第二級毒品,犯該條例第十條第二項之施用第二級毒品罪者,檢察官應先向法院聲請裁定,將被告送勒戒處所觀察、勒戒,其期間不得逾二月,同條例第二十條第一項定有明文。

 本件被告於九十六年三月二十三日二十一時五十三分許,經警採取毛髮送法務部調查局以氣相層析質譜儀分析法檢驗,其結果為:該毛髮之第三區段呈大麻陽性反應,檢出大麻代謝物「大麻酸」,濃度為52ng/ml。而頭髮分段為第一區段、第二區段及第三區段,係頭髮由髮根部位往髮尾部位之生長方向,每一段為二公分長度,愈靠近髮根愈接近採髮日期,愈遠離髮根則愈遠離採髮日期,毛髮第三區段之時間區間為九十五年九月至同年十一月間,又頭髮毒品檢驗係檢驗長期或習慣性施用毒品為目的,對於偶發性吸食者可能無法檢出等語,此有法務部調查局九十六年三月二十八日出具之調科壹字第○九六○○一三三二九○號鑑定書(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九十六年度毒偵字第一○二六號卷第三十二頁至第三十四頁參照)、毛髮分段分析檢驗結果(原審卷第六頁)附卷足憑;且被告於接受檢察官偵訊時,亦坦承:「…(大麻)大約六到八個月前…丁小姐(指丁柔安)一個美國朋友來的。她來了二、三天…在王小姐回台那幾天,我每天都有吸,連續二、三天,就沒有…」(九十六年三月二十四日偵查筆錄,同上偵查卷第二十三頁)、「…(丁柔安之友人EVONE 到你家,跟你們一起施用毒品,是否在九十五年十一月間?)應該是…(你們前後施用毒品幾天?)二、三天…我是基於好奇及心情煩悶以才跟朋友吸用毒品,其餘沒有施用…」(九十六年四月二日偵查筆錄,同上偵查卷第四十一頁、第四十二頁)等語,再參酌法務部調查局北機組調查員,確於上述時間在被告住處扣得大麻一袋、大麻容器三只及大麻吸食器一具,有搜索扣押筆錄及扣押物品目錄表各一份(同上偵查卷第七頁至第十頁)附卷為憑。是被告自白施用大麻之時間、地點,既與鑑定結果之估算施用期間相互吻合,並有上揭扣案物品可供佐證,足見被告之偵訊自白已有相關書證、物證補強佐證,而與事實相符,應堪採信。故被告有於九十五年十一月間,接續施用大麻之犯行,足堪認定。

衝浪電吉他版俄國革命歌曲

在今年這第一個夏夜,最讓人同時興奮同時清涼的新唱片是 Валерий Шаповалов (Valery Shapovalov) 的 Лимонадный Джо (Lemonade Joe) 樂團二00六年底的最新專輯 Red Songs of Russian Revolution。



Shapovalov 的早期樂隊 Москвичи (The Moskovites), 1965


當然免不了「國際歌」,免不了列寧演說錄音採樣,免不了招來一堆無聊的俄國樂評蒼蠅濫調,等等等等。

但即使對一切歷史政治音樂背景一無所知,即使對美國衝浪電吉他傳統一無所知,也全不打緊。

只因在這完全時代倒錯、空間倒錯的俄羅斯語境裡,音樂本體,永遠是正到不行。

先休息會兒吧,Terje。

Flash Player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Download here. Or, go talk to Steve Jobs about this.

Tam vdali za rekoi

Flash Player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Download here. Or, go talk to Steve Jobs about this.

Provodi

張安定的城市聲音論文

聲音藝術家張安定(a.k.a. Zafka,湖南/廣州/北京)有兩篇關於城市聲音的文章曾在 2006 年刊於「21世紀經濟報導」。現經作者授權,於此轉載,以便流通。

听不见的城市(上)

文 / 张安定

“声音―文化”在当下存在断裂

全世界有太多的城市,而他们中的太多已经只会发出一个声音――交通噪音,正是这种全球同质的声音把城市的过去深深的藏了起来,而我们生活的城市,已经快“听不见”了。意大利人卡尔维诺说,城市如海绵――“吸收着不断涌流的记忆潮水。然而,城市不会泄露自己的过去,只会把它像手纹一样藏起来。”因此他要用整本书讲述《看不见的城市》,拯救自己,拯救未曾失去的但已沉睡的可能。

而在“听不见的城市”里,闭上眼便无法分别自己究竟身处何方,更遑论顺着听觉的手纹,回溯到城市可能的历史曲幽之处。三十多年前,声响生态学(acoustic ecology)鼻祖加拿大人Murray Schafer对此已经忧心忡忡。不同的文化和人类生活,塑造了各种不同的前现代声响环境,斑斓灿烂,而由此出发的条条道路,却不幸通向了一个“罗马”――千篇一律的现代工业声响环境,同质而非差异,这个全球合奏的主调,也是环境声学意义上,现代性留给全人类无数双耳朵的同一病症。

声音从来就不能简单解构为正弦波的嘉年华――这只是物理学家的癖好。一个城市的声音,作为人类记忆的重要元素,没法与地方历史文化和族群记忆脱了干系。人类活动改变城市物理和人文环境,成就了不同的声音景观(soundscap,音景),曾经给了每个城市独特的标识。这些音标并不如城市公共建筑或者雕塑引人瞩目,但它们弥散,无所不在,成为这个人与城市共同呼吸的空气。

在中国,很多人怀念西湖边“柳浪闻莺”,“南屏晚钟”,怀念“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怀念“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现在,这些音景只能以视觉的方式,呈现在山水画中,任人凭吊。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系吴硕贤院士说,具有“听觉关怀”的研究者们太少。中国环境声学研究严重滞后,本不多的研究者终日藏匿实验室,揣摩建筑内部的最佳声响效果,而忘却了建筑之外的广阔公共空间,中国还有亿万大众,正苦受城市噪音污染。

如今,在“听不见的城市”里,能呼吸的耳朵已经太少,姿势僵硬麻木的耳朵已经太多。而聆听者的姿态,人类学意义上的文化释义和阐释情境,构成了当代声音聆听的一个潜在无法回避的前提。主动聆听是一种态度,从声音出发侦测自我和城市的关系,挖掘城市隐藏的记忆和历史,看看人群可以多么迅速的忘却最初的听觉偏好,看看我们的出路又在哪里。

去年,在英国生活惯了的声音艺术家Scanner,在广州停留匆匆数日,最后留下的唱片,正是一个“听不见的城市”的样本之一。琴瑟之声,粤语播报的岭南地名,缓慢交错、安静――这样的所谓广州声音,似乎并不明显。Scanner害怕极了广州的喧闹,他觉得广州“应该”是个“花城(flower city)”――安静幽密,繁花密布,一派岭南风情。

这种试图弥补“声音―文化”在当下存在的断裂,重建城市声响环境的态度,正在穿越孤独的学院围墙――还有两个月,“噪声治理研修班”全国招生第五期要在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开课了。密密麻麻的课程单上,除了建筑声学,城市噪音控制同样赫然在列。学院内的秘密噪音研修班,肩负的任务非同一般,但还远不够――治理噪音的前提,是学会聆听“听不见的城市”。通过自我认知和反思,以福柯擅长的知识考古谱系学的方法,在主流的城市声音(也就是交通噪音)统治之下,挖掘同样涌动的断层分裂的声音历史。

人类对听觉的自我拯救

而环境声学将充当重建的学科工具。环境声学发端于建筑声学,而后者的兴起完全称得上是一个巧合――一百多年前, 哈佛大学校长在讲堂的讲演,居然无法清晰传达到底下芸芸众生,助理教授W. C. Sabine只好接过任务加以研究。三年实验室枯坐后,Sabine用混响计算公式的精确抚慰了不安的人们,立起了“建筑声学”的山头。

二战后科技、工业和交通迅速发展,尤其是汽车的日益普及,噪音污染问题日益突出。而单纯的建筑声学已经不能解答这些问题――因为一个城市的“听不见”,建筑材料以及设计的粗鄙,只能推波助澜,真正的祸首,是看不见的现代性和看得见的人类冲动。

从1974年第八届国际声学会议开始,环境声学成为了一个特定的学科术语――原来建筑物内部声学问题,扩展到了人们生活和工作的公共空间。研究的领域也从单一的物理学迅速扩展到美学,政治学,城市管理等多学科领域。在“听不见的城市”里,我们期待,环境声学可以成为破除当下窘境,恢复城市和人群多样性,重建城市声响环境和文化血脉关联的重要手段之一。

全人类对听觉的自我拯救还刚刚开始――少数发达国家自我拯救的步伐,也快不到哪里去。调查声音遗产,保存社区声音,设计城市音景,在城市公共空间放置声音装置,也不过是最近十几年的事情。

现实有些残酷,但还有人苦中作乐。三年前,瑞典维多利亚学院的几个家伙,开启了一个“声音城市(sonic city)”的项目。他们的作品是一件神奇的衣服,他们的野心足够大,他们的想象力,是要把我们生活的城市声音,实时的融入音乐。

设想一下,穿上他们精心设计的衣服――尽管在重量上,它走在了时装的反方向,但是只要你漫步在城市,向左或是向右,城市贡献的每一个声音,通过随身的麦克风,转化为信号进入电脑,一番参数演变之后,你耳边呈现的已经是已经音乐化的城市声音环境。这也许是借助科技的听觉乌托邦,但既然城市已经“听不见”,一些更low-fi的办法可以用以实践――把自己的耳朵变成调频电台,自主的选择城市声音,当一个自由的指挥家,在每一次行走中编织自己的声音世界。这种成本为零的修炼,Schafer称其为“声音漫步(sound walking)”。

下一次,我们且端起耳朵,听听我们生活的城市,每个声音都在讲述怎样的故事。比如在南方,在广州,城市声音斑斓浮躁,草根气息强烈,如同这个城市的历史,从来没有学会隐藏。



听不见的城市(下)

城市声响的政治学聆听

文 / 张安定

在“听不见的城市”里,一次声音漫步(sound walking)练习,足以让我们开始重绘私人城市声响地图,重续声音-文化-族群-城市的藕断丝连。

但这并不是聆听的全部——它不会自觉成为一个主动而独立的行为,成为我们重建个体和城市关联的工具。聆听是对称的游戏——一端尊重和理解城市现有声响环境,一端保持聆听的批判性。这首先是听觉上美学意识形态霸权的破除——秉守声音本位主义,开放双耳,反思听觉习惯中隐现的权力秩序。这种秩序不仅指向各种声响的存在或者消亡,还指向它们所被标明的包括美学在内的各种价值体系。

如今,听觉已是城市声响再生产机制中被捕获的主体感觉;至于狩猎者,也不过是资本和政治权力重塑城市空间中的一个环节。而个体的听觉如何被驯服,被纳入主体治理框架——这个问题应被置于福柯关于身体政治(body politics)的现代政治论述中。

如今,在音乐性诉求之外,聆听要成为批判性工具——因为声响已是城市正义与否的标注。我们的解读,从城市空间基本构成(物理结构和人群结构),城市声响环境诞生地开始。

资本引导的城市声响

很多人说,广州的声响环境留给他们的最大记忆只有两个字——浮躁。但也有人说,不是浮躁,而是一种草根的喧闹。在钟爱广州的人群耳中,再多的纷扰也只说明了一个值得铭记的事实——这是一个多元包容的城市,喧闹标志了草根的活力,这种活力适度阉割了政治权力理性规划带来的现代城市可能病态。毕竟,任何城市规划,都是对城市空间和资源的重新分配。

喧闹来自空间的芜杂——商业区、住宅区和街道公路,紧紧地咬合在一起。从物理上来说,这的确是一种声音的高分贝聚集,但这样的城市声响环境,由自身的存在路径。

传统城市规划理论,仰仗以交通为主轴的城市空间功能区划分路数——法国人H.Lefebvre批判说,这种抽象思维是有关“纯净”城市空间的技术想象,不具有政治性的反思。在这样的划分中,很多城市呈现被自动归类的声响——道路远离人群,只留下交通噪音的洪流;而夜晚的商业区,摩天大楼间只剩下一片死寂。

幸好,广州的空间并不拥有纯净——芜杂体现的草根活力,很大程度上是资本活力的直接后果。广州城区面积不大,丘陵地势,依山傍水。二十多年民间的财富冲动迅速改变了城市的物理和人群结构,政府对城市的改造魔力远不及中国其他城市——并非广州没有政府主导的城市规划,只是资本自发改变城市格局远比规划的推行来得猛烈和迅速。

相比其他中国城市,广州城市拆建远不够疯狂——在城市规划理论的欧洲左派理解中,疯狂的城市拆建和标榜的口号只意味着一个事情——城市空间彻底纳入了整个社会的资本循环和商品生产,资本结合政治权力的首位性,已经容不下来自草根的居住诉求。

中国众多城市的规划定位——国际性大都市,中心城市,以及由此而来的产业规划,城市布局重新调整,区域功能调整——反映了重塑城市,并将城市置入全球化光荣图景的企图。这是一种不言自明的意识形态。但在广州,类似口号的实践一直无法顺利推进——广州如今的面貌,并不全然符合一个国际化都市的形象。但正是这种不符合,体现了城市发展的正义——人群响应自身的需求,而没有轻易服膺政治权力的抽象理性设计。

商业是另外一个例子。广州的城市商业网络,无论是上下九还是北京路步行街——政府的设计并没有改变太多,即使在天河——城市的中心商业地带,也无法体验与北京或者上海商业街一般的声响景致—— 这里没有空旷的混响环境,适当密度的顾客群,只有朴实的商业买卖。拍掌招手揽客——这种小门店经营的手段,中小城市常听的声响,在广州的繁华商业地带,藤蔓般顽强的生长到城市上空。还有大沙头的旧货市场——在这里,各式蹩脚普通话和蹩脚英文的混合是常态。非洲的商人们把中国的廉价二手电器直接带回了故土,和广州一起刻写全球贸易链条的经典时刻。

移民人群的声音史

与芜杂的城市空间相匹合,广州是中国最斑斓的移民城市之一,生活成本的低廉,世界工厂的位置,最后纠结为这个城市另一个声响特征——芜杂的口音。

来自全国各地谋生的人群操练着不同的方言,他们和急速城市化过程一起,成就了广州最大声音玩具——城中村。那些原是农村的地头,私建的房屋间只有巴掌的距离。每个城中村都是一个独立的生态系统,日常生存,商业体系和底层秩序,各种语境在最狭小的空间自然聚集。

同样,很难在其他城市如此密集的碰到这样多元化的移民人群边缘职业——卖花童,乞讨者(他们中的不少人已经用上了电声设备),盗版贩卖者,摩托仔,妓女等等。而半夜广州声响中的主旋律——成片的烧烤摊档,无不是移民的谋生。

这些移民在城市的缝隙里顽强生长,以自己的声音身份,改造了城市的声响环境。而这样的声响图景,却是城市正义的尴尬体现——一方面是生存机会的给予,一方面是更多的不平等和缺失的城市管理。

移民人群造就的城市声响历史已经被记载——广州本土的声音艺术家们手持麦克风,采录了城市芜杂的声响图景。今年6月,钟敏杰和林志英发表合作双唱片——《悬浮景观》,录音片段呈现的,正是一个流动的,不断重新建构的城市声响空间。

而这一努力自去年的12月就已开始——他们所属的广州开放性团体21楼(21 floor)针对城市空间的物理、心理和文化意义上的复构性,在广州沙面惊艳会K歌会所,进行了名为“众声芸说”的演出。这个计划有着奇特的执行方式——邀请各式身份不同阶层的参与者(公务员、专业人士、农民、学生、艺术同行、工人、媒体从业者等),在演出场地K房——一个无差别的城市内部空间,构成微缩城市图景/印记。

艺术家的意图非常明显——对城市声响的记录以声音和影像媒介,再次切入/截取/延伸城市空间,在K房的声色犬马空间中,将生机勃勃的城市活力再次浓缩释放,就此恢复本地(local)的在场性,增进主体的生存意识考究。

这只是艺术家的行为——广州正在改变,没有人知道,芜杂但充满草根活力的城市声响还能持续多久。如今,重工业已在快速发展——这种资本密集的产业,对城市空间的和资源的再分配有着绝对的要求。而广州的未来城市规划谋求拓展新区,并试图平衡为“适宜创业发展又适宜生活居住的山水型生态城市”。

也许,人群将如同蝗虫一样,把自己的城市和双耳的最后一点权力,一点一点吃掉。其实很久以来,这个城市并没有学会隐藏——它一直张开身体,肆意的生长,嘶鸣。

賀落榜

一級藝術家朋友三度落榜台北藝術大學
真金果然不怕火鍊
此君 true artist 地位自此奠定

來訪必先聽此樂

聆聽衝鋒隊隊長吳芬斯坦網誌「孤掌引音」上提到一首音樂的現場 video,Mahavishnu 的 When Blue Turns Gold。想起過去。

曾經有過十多年,我堅決不接電話,不應門鈴。僅以電話答錄機一只對付外界。來電者必先聽一段錄音,然後留言,或在咒罵中摔下話筒。在八十年代中期長達好多年,選用的電話答錄機音樂,正是 Mahavishnu 的 When Blue Turns Gold。

今天 youTube 上的這段現場錄影版當然無法與原唱片版相比。原唱片版中 Katia Labeque 的鋼琴 cadenza 前奏、Zakir Hussain 的 tabla、不知怎作出的超低音鼓響、Hari Prasad Chaurasia 超越自己境界的 bansuri 長笛、Mahavishnu John McLaughlin 的招牌和弦輕掃和無法言傳的長笛主旋律… 鈎出一段來去無踪、莫明其妙的神筆。

原黑膠唱片上之原版十八年來一直沒有 CD 化,直到 2002。導致這曲一級創作與年輕樂迷嚴重脫節。在此分享。

原版 When Blue Turns Gold (1984):

Flash Player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Download here. Or, go talk to Steve Jobs about this.

台灣孔廟帶頭採用簡体字

建於 1666 年,素稱「全台首學」之台南孔庙(台南孔廟),如今率先採用簡体字,也沒人發現。意義不容忽視。

信不信,看照片。

其他孔庙照片…

All photos © Dajuin Yao (2007.5.8)

蔣竹韵專訪


Jimu with Miriam of Torturing Nurse (photo by Wang Changcun)


蔣竹韵(積木)專訪

採訪:姚大鈞 (DJ)

時間: 2007.05.11, 11:41 ~ 13:41

地點:杭州/台北 (via Messenger)

陪客:王長存 (ayrtbh)



DJ:你這個新作品正式全名叫什麼?

韵:《声剂斗柜》imixbeta 1.0

DJ: 那麼在「聲劑鬥譜」解說譜裡的「鬥」字是另外的意思,不是「斗」?

韵:不是战斗的斗,在中药,斗是一个量数,是一抽屉的意思

DJ: 但你在那張圖裡寫的是「鬥」,而非「斗」

韵:繁体的鬥和斗不是一个意思吗?

DJ: 完全不相干的兩個字。所以你應該是用簡轉繁的軟件處理出的那份繁体文件?

韵:是呀,如果是不同的意思,那可是个大错误呀,本人想到用繁体完全从视觉角度出发

ayrtbh: 哎,咱们全是文盲啊

韵:呵呵,是啊

DJ:明顯是簡轉繁自動軟件的問題,譜裡別的錯誤也很多。不過這不重要。

韵:是吗 :’(

DJ:你作品的發想,是先有藥櫃的構想,還是?

韵:年轻人总想搞点中国味的噱头

DJ: key sentence !

DJ:我主要有興趣知道作品發想的真正過程,因為其餘一切都簡單而次要。

韵:作品最初的构想来自药柜把手的改造,完全出于一个小趣味,看着圆圆的仿古扣环把手,立马想到了圆形的卡农接口 (XLR)

DJ:嗯,這很關鍵,也就是說是很實體的 physical 的

韵:是的。所以有时一个大计划,并不是精心设计的,从手边的东西做起。那天也是无聊,在二手市场闲逛,看到有个小药柜摆在路边,很是喜欢就买了回来,于是就折腾上了

DJ:那麼再退回去,這個作品先是有親身心理身理上的需要,還是有畢業作品展及畢業規定的需要?

韵:首先这和毕业作品没有直接的关系,但创作时间刚好和毕业作品吻合,于是发现这个计划比原先的《结巴鼓》要来的完整

DJ:嗯,了解。那麼下一步想到的是採樣放在各斗中?

韵:是的

DJ:互動性,對你來說,是否一種外界加上的必要?

韵:不是。在最初要决定做的时候,还是参考了很多文献,例如 luigi russolo 的一些文章中,他有列出关于噪音的谱。是最初,与自己的互动。起先只是想做一件乐器。给自己做一件乐器。但是乐器,必定需要人人可以使用

DJ:因此一開始就視為樂器,而非一般的互動概念的需要?

韵:是的

DJ:好,具體的接線線路如何?每個斗裡的線如何接的?

韵:在决定要做后,发现这是一个可怕的经费问题,当斗柜扩展到81个数目时,完了,我不可能去买81个播放器,为了节省经费。想了很多办法。有一天在网上碰见 Rio [李岳凌]。我告诉他midi的硬件设备很昂贵,有没有别的什么替代品,是他告诉我,可以利用键盘。利用ASCII代码。当时很高兴,非常感谢他的帮助,于是做了两个改造的键盘,将键的两端延伸到卡农座(母头)的1和3,短接公头的1,3。这样插上去,就和我们按下一个键是同样的效果

DJ:很聰明。那麼 audio 訊號的接線如何?

韵:audio完全通过 Max/MSP 直接从电脑输出。制作的过程非常艰苦

DJ:那麼,插進的耳機插頭是聽不到聲音的。是象徵的

韵:现场的耳机,是通过调音台分配的

DJ:那麼 Max/MSP 的運作如何?

韵:当然用到key/keyup。开启一个文件,这个很简单。做这个作品,也是一个很好的学习max的机会。因为真的用的上

DJ:能給大家看看你的 Max patch 或是 screenshot 否?

韵:可以

「聲劑鬥櫃」的 Max/MSP 程式

DJ:那就是說,你的 MSP 的程序只是處理播放各別的斗裡的採樣,而沒有其他的調變處理?

韵:DSP 是直接在 Peak 里就处理好的

DJ:是,就是說 MSP 中沒有任何處理,只播放?

韵:是的

DJ:而聲音同時播放的最大數目是?

韵:5个

DJ:為何?

韵:因为,ASCII只可以同时默认5个。五个手指数我想

DJ:裁切那類以外,在 Peak 裡作的 DSP 有哪些?

韵:只有裁减和soundsoap

DJ:所以是原音播放,疊加?

韵:是的,混音。不做任何调变

DJ:好,以上是樂器部份,那麼演奏部份,結果/效果如何?聽起來?

韵:我是将扬声器置于药罐之中,打开盖子会有和煎中药时打盖子发出同样的声音,可能是凹面聚音的原理吧,这点我很幸喜。然后我在壶口上做了音频外接口。可以接耳机封闭聆听

DJ:你跟我說過這作品想再改進發展,想要如何作?

韵:最想要改进的就混音的数目,和耳机外接的数目,这是在摆在展览空间中发现的。其余需要改进的细节有很多

DJ:關於這作品,你聽到的比較重要的評語和意見有哪些?

韵:我过去的一个美术学老师告诉我,其实不用拿中药这个名义。我觉得很对。还有,耳机太少

DJ: 你真的同意????

韵:后来我认可了。因为,声音是药 ,我现在无非是把这个观念拎出来告诉别人,但并没有完全释放声音之所以能做为药的全部能量。在这点我做的还不够

DJ:何以有信心認為聲音是藥?難道大部份的聲音不是擾人的麼?沒有聲音的安靜豈不對人對養生都更有益處?

韵:我也在这个问题上思考了很久,当时我在研究口吃的时候,发现其中有利用声音的feedback来治疗口吃的作用。从那个角度来看,在我眼力似乎是一中外服,利用其物理性造成心里身理的改变

DJ:你的意思是,把中藥櫃、中藥瓦罐、中藥處方的文字格式都除去後,這作品,作為一個當今的藝術作品展出,還有同等的力量。比如,插頭部份全換為一個 1930 年代的電話接線生用的接線,還能有同樣力量嗎?

韵:有。因为声音比外观重要。声音是其核心部分

DJ:那可能是作為作者,你的想法,但客觀事實是如此嗎?

韵:听众混音,自助演出,这是一个观念

DJ:據你現場觀察,觀者在這作品前停留時間平均多長?

韵:在开展的时候,人很多,都拥挤在直前,可能大多数都是好奇的心态,声音是怎么跑到罐头里去的

DJ:在不那麼擠的時候呢?

韵:很长,有个女孩,把每个抽屉都听了。花了将近一个小时。其余的便不知道了。我特意录了现场的声音。还有一些,现场直接的反馈、意见

DJ:那麼你是否承認把中國符號拿掉之後,就算還能運作,但那種幽默趣味就沒了?因為我覺得畢竟這種趣味是這作品的很大一部份

韵:是的,当然

DJ:新媒體系的老師們如何反應?

韵:指导老师反映平静,因为是看着我发展出来的,别的老师也都挺喜欢,也没有什么意见。倒是我的艺术史老师给我提了刚才说个的那个意见

韵:其实我在做的时候一直想起你当时在给我们上课的时候提到的,声音装置重在声音的这个观念。所以我理解的后话是,外观是自然衍生的

DJ:身為中國美院新媒體系的第一屆畢業生,你一路看著經驗著整個系的發展,整體而言,你認為你受到的訓練如何?

韵:说来话长

DJ:比如

韵:是当代艺术的教育

DJ:是当代艺术的教育不夠?

韵:当然

韵:老师的技术能力有限,多半是自学

韵:但这里的老师给我提供的是一个自由学习和创作的空间和平等对话的一个环境,也许技术就是应该自学的吧,从老师那里学到的书上没的东西?

DJ:你的意思是技術方面想學到更多更深?

韵:是的,在我看来,新媒体是一们设计。首先是设计,才是艺术,因为这是科技媒体艺术的未来

DJ:那你是說設計=技術?

韵:不是这个意思。设计是需要交互的,艺术往往是单向的(传统)

韵:所以在交互的过程中你不得不考虑到大量的交互硬件和技术

DJ:但你不認為你對中國美院的新媒體系的要求可能過高,畢竟它是大學部,而非研究所。再者你們確實學過了 Max/MSP, Maya, Director 這些

韵:不懂你的意思

韵:我对新媒体的要求绝对高

DJ:我是說,技術你們也學了不少啦

韵:没用的,第三世界,总是那么的 low-fi

DJ::|

DJ:我說句公道話,我知道新媒體系培養出了不少年輕的優秀藝術家,你自己就是其中之一

韵:是不是艺术家我真的无所谓,更无所谓是不是优秀。这段日子我想到的是一种责任感

DJ:再者,你可能要跟其他類似環境中的新媒體教學單位比較一下,才能體會到你們多麼幸運

韵:一种打通各领域四刭八脉的责任感

韵:呵呵,谢谢

韵:很迫切。真的

DJ:就我觀察,中國美術學院的新媒體系是很特殊的,主要是由藝術家領導的這個方向很正確,等你哪天到了技術人員或是不夠格的藝術家領導的教學單位裡,你就知道了

韵:呵呵,恩,我相信你

DJ:或許你個人只需要更多技術,但作為一個初級的普及教育,我認為藝術觀念的培養絕對更重要。技術,誰不會自己學呀?

韵:是的,是的

韵:但艺术是不能被教育的

DJ:藝術可以被教育,創作力才不能

韵:是的,但艺术难道不等与创造性吗

DJ:不呀

韵:这点请老师说说

DJ:你在市面上展覽裡看到了多少創造性?

ayrtbh: 我的理解是艺术=10%*创造性+90%工作

ayrtbh: 通常来来讲这个工作=shit

韵:所以艺术就是那10%的创造?

ayrtbh: 所以,没创造性的作品=100shit

韵:哈哈哈啊

DJ:今天的藝術=裝置,但憑什麼?而各個作品裡真有創造力嗎?還是各作品間的微小差異只不過是前人的 variation 而已

韵:是的

韵:我最近在写的毕业论文。其中可能有类似的观念在其中

韵:完全联系个人的作品来谈感受。这个也是学院的要求

DJ:是以這作品為主?

韵:不是。是四年下来的作品

DJ:嗯

DJ:今後你的發展,是以裝置展覽為主,還是與音樂演出兩者並行,還是以上皆非?

韵:这个我对自己没有强制要求。我喜欢演出

DJ:不朝電影圈發展了?

韵:喜欢在台上的紧张感觉

韵:不了,没戏了

DJ:咋會?

韵:说白了,我还是喜欢扯淡艺术。电影太产业了

DJ:現在還會有未來選擇太多的痛苦嗎?

韵:有时会有,现在的选择更具体了

成大建築系工作坊

成功大學建築系 RECOMBINANT WORKSHOP
基因重組工作坊 A 組

2007.5.7 ~ 9

「空間.聲音.人本」

“Space, Sound & the Humanistic”

姚大鈞

成大建築系 Anechoic Chamber 無響室

成大建築系 Reverberation Chamber 餘響室

成大建築系 Anechoic Chamber 無響室

「空間.聲音.人本」工作坊參考書目

英文:

Henri Lefebvre. The Production of Space. Oxford: Blackwell Publishing, 1991.

Roland Barthes. “Listening.” The Responsibility of Forms: Critical Essays on Music, Art, and Representation. New York: Hill and Wang, 1985: 245-60. (中譯本:蕭祥鴻,未發行)

Michel Chion. “The Three Listening Modes.” AudioVison. New York: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1994: 25-34.

R. Murray Schafer. The Soundscape. Destiny Books, 1993.

Barry Blesser and Linda-Ruth Salter. Spaces Speak, Are You Listening?: Experiencing Aural Architecture. Cambridge, Mass.: MIT Press, 2006.

Emily Ann Thompson. The Soundscape of Modernity: Architectural Acoustics and the Culture of Listening in America, 1900-1933. Cambridge, Mass.: MIT Press, 2002.

Brandon LaBelle & Steve Roden, eds. Site of Sound: of Architecture and the Ear. Los Angeles: Errant Bodies, 1999.

Minoru Hatanaka & Toshie Kakinuma, eds. Sounding Spaces: 9 Sound Installations. Tokyo: ICC (NTT Publishing), 2003.

James H. Johnson. Listening in Paris: A Cultural History. Berkeley, Calif.: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96.

Nick Couldry & Anna McCarthy. MediaSpace: Place, Scale and Culture in a Media Age. London: Taylor & Francis Routledge, 2004.

John Connell & Chris Gibson. Sound Tracks: Popular Music, Identity, and Place. New York: Taylor & Francis, 2003.

John M. Picker. Victorian Soundscapes.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3.

Heinrich Kuttruff. Room Acoustics. London: Routledge, 2002.

Barry Truax. Handbook for Acoustic Ecology.

Thomas Levin, et. al., eds. CTRL Space: Rhetorics of Surveillance from Bentham to Big Brother. Karlsruhe: ZKM/MIT, 2002.

Dörte Zbikowski. “The Listening Ear: Phenomena of Acoustic Surveillance.” Eds. Thomas Levin, et. al. CTRL Space: Rhetorics of Surveillance from Bentham to Big Brother. Karlsruhe: ZKM/MIT, 2002: 32-49.

Michael Bull. Sounding Out the City: Personal Stereos and the Management of Everyday Life. Oxford: Berg Publishers, 2000.

Michael Bull and Les Black, eds. The Auditory Reader. Oxford: Berg, 2003.

Jim Drobnick, ed. Audio Culture: Readings in Modern Music. Toronto: YYZ Books, 2004.

Pierre Schaeffer. “Acousmatics.” Christoph Cox and Daniel Warner. eds. Audio Culture: Readings in Modern Music. New York: Continuum, 2004: 76-81.

R. Murray Schafer. “The Music of the Environment.” Christoph Cox and Daniel Warner. eds. Audio Culture: Readings in Modern Music. New York: Continuum, 2004: 29-39.

Jean-Paul Thibaud. “The Sonic Composition of the City.” The Auditory Reader. Eds. Michael Bull and Les Black. Oxford: Berg, 2003: 329-341.

Fran Tonkiss. “Aural Postcards: Sound, Memory and the City.” The Auditory Reader. Eds. Michael Bull and Les Black. Oxford: Berg, 2003: 303-309.

Italo Calvino. Invisible Cities. London: Vintage, 1974.

中文:

姚大鈞。「行動後的理論:中國聲音小組」。上海:「1968」雜誌,2005。(未發行)
姚大鈞。「台北聲音現象」(一、二)。廣州:南方都市報,重聽專欄,2004.10。
姚大鈞。「巴黎聲音現象」(一、二、三、四)。廣州:南方都市報,重聽專欄,2004.10-12。
姚大鈞。「妳的新耳朵(一):歐美的環境聲音網站」。中國時報,網路閱讀專欄。1999.12.2。(轉載於 http://www.sinologic.com/newmusic/sub/column.html)
姚大鈞。「你的新耳朵(二):日本的音風景網站」。中國時報,網路閱讀專欄。2000.1.6。(轉載於 http://www.sinologic.com/newmusic/sub/column.html)
姚大鈞。「音景理論研究」。前衛音樂網。http://www.sinologic.com/newmusic/sub/ss/
荷西·易格斯。「音景之歷史回顧」。姚大鈞譯。前衛音樂網。http://www.sinologic.com/newmusic/sub/ss/iges.html
法蘭西斯哥·羅培士。『「聲音分裂症」對「聲音物件」:音景音樂與創作自由』。姚大鈞譯。前衛音樂網。http://www.sinologic.com/newmusic/sub/ss/lopez1.html
法蘭西斯哥·羅培士。「環境聲音本體」。姚大鈞譯。前衛音樂網。http://www.sinologic.com/newmusic/sub/ss/lopez2.html
賈克·阿達利。噪音:音樂的政治經濟學。宋素鳳,翁桂堂譯。台北:時報文化,1995。
蔡秀枝。城市文本與空間閱讀。文化研究月報,第五期,2001.7.15。
王俊秀。音景的都市表情–雙城記的環境社會學想像。國立台灣大學建築與城鄉研究學報,10(2001),89-98。
王俊秀。聲音也風景:新竹市的音景初探。造園季刊,46(2003),11-20。
伊塔羅·卡爾維諾。看不見的城市。王志弘譯。台北:時報出版,1993。

日文:

濱田邦裕。「建築的音樂,音樂的建築」。謝仲其中譯(未發行)。
耳の建築 −都市のささやき。INAX, 1997。
中川 真。平安京:音の宇宙。平凡社、1992。
鳥越 けい子。サウンドスケープ—その思想と実践。鹿島出版会、1997。

空間與聲音網站:

sjp.blogbus.com 拍背有理 PlayBackUnit
www.chinesenewear.com/harbin 哈爾濱聲音小組 Harbin Sound Unit
www.quietamerican.org Aaron Ximm
www.soundtransit.nl 世界聲音旅行計劃
www.worldtune.com 世界之聲 World Tune Project
interact.uoregon.edu/MediaLit/WFAEHomePage 世界聲響生態學會 World Forum for
Acoustic-Ecology
www.sfu.ca/~truax/wsp.html 世界音景計劃 World Soundscape Project
www.usc.uwo.ca/chrw/urban 千年都市音景計劃 The Millennium Urban Soundscape Project
www.jackstraw.org/sonicworld 聲響世界 Sonic World
www.resoundings.org 聽聽威尼斯的聲音 Listen to the Sounds of Venice
www.omroep.nl/nps/radio/supplement/99/soundscapes/bibliotheek 逝去的聲音圖書館 Library of Vanished Sounds
www.soundx.net 聲音探險家 Sound Explorer
www02.so-net.ne.jp/~saj/pre 日本音風景協會
www.eic.or.jp/eanet/oto/ 日本音風景百選
web.kyoto-inet.or.jp/people/tsnet/otofuukei.html 京都之音風景
www.dosanko.co.jp/sound 北海道之音
www.city.kanazawa.ishikawa.jp/gaiyou/new/soundj.html 金澤市音風景
www.city.sendai.jp/Section/Kankyou/Taisaku/oto/oto.html 仙台之音風景
www.yo.rim.or.jp/~atsusi/hsm/ 平野之音博物館
www.pref.nara.jp/nara/oto 奈良之音風景

Text & Photography Copyright © 2006-2011   姚大鈞   Dajuin Ya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