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安定《雍◎和》最新發行

昨夜裡在 Post-Concrete 的檔案黑膠 Archival Vinyl 系列發行了張安定 (Zafka) 的最新專輯:《雍◎和》




激進錄音藝術(或稱實地錄音、phonography)是中國人前衛音樂中最重要的方向之一,因為它不像其他正在流行著的先鋒音樂類別那般地難以與國外產品區別,當我們說某種先鋒音樂、聲音藝術「趕上了」外國,往往也就等於在本質上已經同化給洋人、已無自家面貌。

但,中國人的錄音藝術,十多年來毫無疑問地,打一開始即與國外(在此絕不是指東方西方之對立,而果真是「中/外」之別,指的也就是日本的機械及環保雙走向在此並不能與中國構成一個所謂東方主體)分道揚鑣,一種反唯物主義、反自然音景的極端「人本主義」取向與文化關注,自一九九○年代起就貫穿了最早的李勁松、九七年成立的「中國聲音小組 CSU」各地分隊、近年走得最深入最前線的廣州二老 (PlayBackUnit 拍背有理)、直到二○○七年的 Zafka。

這是需要更大篇幅討論的議題,在此僅先錄下本專輯作者自己對此作品的精譬分析:

“雍◎和”——魔幻大街
文 / Zafka 張安定

2006年末,我从广州移居北京。我曾说,城市声响(urban soundscape)已经是城市正义与否的标注。我还惦记着广州的“不干净”—— 过去二十多年民间资本和移民的主导下,广州城市空间斑斓无序,声响纷繁芜杂,没有城市规划理性主义的政治洁净幻想。

相比广州,北京要“干净”得多——马路宽广笔直,全球同质的交通声响干净有力,无处不在。这个古老的都城,城市空间布局和声响环境从来都是政治秩序最现实和直接的投影。这个传统延续到现在,但政治合流资本已经是城市变迁的主导力量,加速将北京的城市发展引向“断裂”——社会整体规划与文化保存,个体物质生存发展与心理情感沉淀之间的断裂。

我挑选了雍和宫——一个我过去多年造访北京最多的区域,试图聆听并找寻这种断裂的细微之处。雍和宫位于北京二环东北角,附近有国子监,孔庙,以及众多老北京胡同。这个区域不仅是北京传统城市声响的积淀之地,所处位置更是寸土寸金。过去两年,为了迎接奥运,也为了发展经济,雍和宫附近胡同已经陆续拆迁和改建。

从听觉上来说,南北走向的雍和宫大街是这个区域的“魔幻大街”,是这个城市发展断裂的最佳注脚——选择东西双向任何一个胡同入口,往里行走10-15米,雍和宫大街嘈杂异常的交通和商业声响,转眼转换为安静平和。这是一个狭窄地理空间内剧烈转换的城市声响环境。狭窄的胡同,前工业时代城市声响的生产轴心,如今成为了对付嘈杂交通声响环境最有力的“消声器”。

同时,胡同的狭窄造就了不同于雍和宫大街的商业和社区形态,也呈现了截然不同的声响环境。胡同中最多的交通工具——自行车,三轮车,承担了大部分日常交通和商业功能(上下班,送啤酒,杂货,收破烂,送报等),构成了声响环境的主体。另外,胡同也是传统的社区空间。胡同的公共声响,部分重叠了居民的私人生活空间声响——小孩嬉闹,大人呵斥,家长里短,柴米油盐等。

但这里是资本的低地,也是城市生活的低地。我喜爱胡同的宁静,却无法假设自己也如同这胡同中的大部分群体一样生活困窘。雍和宫区域胡同里的人们,并不如人们想象那样怀旧。很多人期待离开狭窄破旧的胡同,而他们的居所,正处于政府规划地图上保护区域的标尺之内。这是一个悖论,一个孤岛,日子一天天过去,对他们来说,胡同声响的安宁已经过于廉价。而在这个城市,还有不少这样的魔幻大街。我只能多次行走在雍和宫大街和它附近的胡同,用耳机和麦克风,试图理解这段城市微观地理变迁的历史。

仍需要一些反思。已经有太多对城市断裂性变迁的批判,蜕变为不负责任的怀旧主义情调,进而演变为绝缘冷酷高高在上的道德主义。我无法埋怨在大部分人长长的城市生存需求列表上,声响环境可能只是最后一项。城市声响环境重建的未来,只有建立在城市发展本身的正义之上。这样的正义在于,在资本试图用利益最大化的逻辑横行摧毁一切时,更为深刻的政治和文化逻辑可以唤醒,可以拯救与平衡,并在让人们在自主决定自身和城市发展方向的同时,提供更为前瞻性的考量,避免发展的断裂。

事实是,一个高速变迁城市的断裂,并不只是资本和政治的简单合谋。这不是故事的全貌。每个人都是城市变化的参与者,每个人都在矛盾中度日。作为这个城市新的定居者,我所能书写的,只是一副私人城市声响地图和一张唱片,把我用脚和耳朵丈量过的地方,用一套城市微观声响地理的方法,从我的情感和体验出发,以回忆和想象——一种并不确定性的东西,把关于魔幻大街的一些,简单记载下来。我只是有些担心,那些被忘却的城市声响——不仅是物理意义上的,更是文化的,情感的,心理的,那些基于个体对自己生长的城市认知和心理的断裂,才是城市变迁断裂的最细微致命之处。我期待未来,我能听到城市声响庇护着正义,我不在乎声响是否新旧,分贝是否高低。因为那些耳朵,终究会被唤醒。

注:

● 雍
◎ 和谐。
◎ 古同“壅”,遮蔽,壅塞。
◎ 古同“拥”,拥有。

● 和
◎ 相安,谐调。
◎ 平静。

王長存 The Klone Concerts 正式發行

下午五點整,在 Post-Concrete 的檔案黑膠 Archival Vinyl 系列發行了王長存的最新爆表專輯:The Klone Concerts

這張鋼琴獨奏專輯《克隆音樂會》之製作總共耗時九個月。從作曲、演奏、討論、錄音、後期製作,到我最近一週來沒日沒夜地藏在山上的 Studio YüYü 進行最後的 mastering 工作,所謂母帶製作。


(Mastering 之部份過程)

此專輯為當下全球新音樂重要突破性作品。其音樂價值、美學意義、理論翻新、技術玩控皆遠遠超過表面包裝,那最表層的趣味。與其他現代音樂或聲音藝術作品大大不同的是,除了多層次的概念性之外,它的可聽性,甚至時下罕見、早已不見的重複可聽性,極高。

敢用圈內最禁忌的一詞:好聽!在此不必多言,聽過即知。

此碟將由 Post-Concrete 於近期推出 CD 實體收藏版。請把握機會下載 FLAC/mp3 檔案。

強力推薦。

張安定 i.Mirror 專輯新發行

前天在 Archival Vinyl 系列發行了 Zafka(張安定)的重要作品 i.Mirror (AV007)。這張專輯可不是一般的實地錄音,而是在 Second Life 天地中的實地錄音。作品本身的概念性極強而新鮮(詳見唱片內頁解說),而聲響布局上又有張安定特有的考究細緻,是他一貫的音樂家式,而非一般聲音藝術家式,的編曲創作。不同層次的可把玩性皆高。

原作是以限量版的 vPod 隨身聽形式發行,大膽好玩,但如此關鍵的聲音作品只存在少量硬體中作為收藏品頗為可惜,故而改以正式專輯形式出版,廣為流通。此次發行也重新作了後期聲音處理,作者對於 remaster 過的聲音結果表示相當滿意。

而我在發行這張唱片的同時也聯想到了另一張專輯,更早的、2001 年的絕對相關作品:富鈺(八股歌)的《網上音景》。這是多年前曾經打算在 Post-Concrete 發行的唱片。後來就這麼擱了下來。

富鈺的《網上音景》是一張重要的先鋒作品。就年代來看,它絕對夠格作「檔案黑膠」了。它也一樣是將上網的過程聲音全錄下來,但那是當時的 web 網路。其實,在 World Wide Web 剛推出的年代,WWW 就是當時的虛擬世界,當時的 “Second Life”!只不過如今網路深入大眾生活,虛擬世界已化為真實世界(看,人們今天根本不認識,根本沒人提 “world wide web” 這個詞啦;網路上居然還可以出版黑膠唱片),人們需要另起一 “Second Life”,而今天的 SL 準確來說,實際上是 TL – “Third Life”。

反正,若能將富鈺的《網上音景》與張安定的《i.Mirror》在同一系列中發行,將可互相發明,會是無比的好玩。但我還得找到它的母帶先…

Anthony Braxton 登樓已去梯

紐約州立大學音樂教授 Robert Gluck 目前正在研究爵士樂與現場電子音樂演奏歷史之互動關係,即將出書。昨寄來文稿 “Jazz, Live and Electronic”,文中詳細分析了 Patrick Gleeson, Herbie Hancock, AACM, MEV (Richard Teitelbaum, Alvin Curran, Frederic Rzewski) 等的電子樂現場即興傳統,是極有鮮趣、沒人研究過的好題目。問我意見,我建議他討論 Herbie Hancock 一九七三年左右在 pop/funk 語境中以白色噪音即興的這段奇史。這段遺漏從他的角度來看可能不很重要,但,我從噪音現場的歷史角度觀之,這應該是史上從白色噪音中得到集體深駭感的第一次,吧。

Gluck 在信中說起最近正在對這些樂人進行訪問,拍訪問錄影等等,唯獨 Anthony Braxton 不好找,因為,Braxton 連電話都沒裝。Gluck 說這其實很惱人的,當年 Braxton 得巨額麥克阿瑟獎(約二十五萬美元)時,頒獎單位也找不到他。

想起昔者顧駿之…

「第二品(三人):顧駿之… 常結構層樓,以為畫所。風雨炎燠之時,故不操筆;天和氣爽之日方乃染毫。登樓去梯,妻子罕見。」──謝赫,《古畫品錄》

含毫吮墨,解衣盤礴,本當如此。還網路?!俗。

前味音樂電台全部節目上線

「前味音樂網電台」全部節目現已備份於 MediaFire 供免費下載。

下載目錄:http://www.mediafire.com/?sharekey=82df5dfdbf056a214012e8015643d9c894d7ffc6aa061e1b

請記得下載 All_Playlists.txt 這個檔案,內附安裝播放說明、網頁介面、及大部份節目之曲目。

MediaFire 原本下載速度就挺不錯,建議另外利用各類下載加速器,效果更佳。(Mac 上可用 iGetter, Speed Download 等。) 另外,MediaFire 是可以多檔同時下載的,數目無限制。

坂東玉三郎 X 崑曲牡丹亭

〔叫板〕牡丹亭吶,你命命命命命… 何其之苦啊…

先是慘遭 Peter Sellers 和大師華文漪的所謂後現代之公式化的當眾凌遲,你屍首不全卻又鬧出個「全本牡丹亭」的跨國多包案,雖然民間雜耍也上了崑曲戲台,倒讓洋人漢學教授們興奮不已,添了多少論文材料吶,可你罪還沒受完,之後是「只要青春不要戲」的白先勇給它來了個大火滾油快鏟炒作,讓大夥追風跟他一樣看熱鬧,讓你徹底「去音樂化」,不再是高級音樂劇藝術,讓那令老男人大飽眼福的白嫩嫩演員成了大型國樂隊的卡拉OK 前跟著伴唱的傀儡而已,照說你這回「青春版」受的應該算是「終極版」、「決定版」的罪了,但可沒那麼簡單,去年上海電子藝術節,你竟又被人給抬了出來,遭奧地利的 Ars Electronica 電腦科技烏龍小組的洋人戲弄,把你搞成了 3D 虛擬實境版,而觀眾則因人人都發了一副立體眼鏡玩得高興反正大家也沒怎麼見過崑曲也就都忘了批判,到如今,二〇〇八年,你居然又要遠赴東瀛,讓一個五十八歲的歌舞伎老乾旦來反串你這十六歲小美眉…

一級大師坂東玉三郎的歌舞伎演出我沒看過,但多年前看篠田正浩一九七九年的那部電影「夜叉ケ池」(Demon Pond) 裡,坂東玉三郎的造型及演技確實非比尋常乾旦。尤其被摟在男主角加藤剛的懷中,她/他和服衣領露出後頸的鏡頭,頗有性別迷惘的恍惚趣味。

しかし!從上面電視新聞片段中可以看出,坂東的杜麗娘扮像著實恐怖,那東洋眉,尤其絕非漢人女子的超大鼻子,整張看來一如歌舞伎或是能劇假面的那臉蛋兒…. 整件事嗅起來又是政治介入文化交流的可怕慘例。

又:關於此事的所有報導,其實也不用麻煩去找,全都給集中到這個專門的 blog 上了: http://botantei.blogspot.com/

Post-Concrete 推出全新 AV 系列

大年初一 Post-Concrete 唱片公司推出 Archival Vinyl「數碼黑膠」系列大碟。首批三張專輯今已上線。

一:拒絕商品模式左右藝術創作
二:拒絕美術炒作機器介入音樂創作
三:拒絕 mp3 發行之音質倒退
四:為藝術而藝術,再一次

全部作品無損壓縮 FLAC 格式無收費發行下載。

ARCHIVAL VINYL :: www.post-concrete.com/vinyl/

Herbert Joos – Daybreak

德國人 Herbert Joos 這張 Daybreak (JAPO, 1977),弦樂團對 fluegelhorn 喇叭,是長久以來鮮為人知的現代逸品。似乎曾經在「前味電台」節目裡播過,幾年沒聽了,最近在網上碰著黑膠版 mp3,現轉存於此供朋友下載。此碟絕版數十年,不久前才終於發行 CD。

見到 Herbert Joos 只有一兩次,先是八十年代中期在紐約,而且是在秋吉敏子和 Lew Tabakin 的大樂隊的銅管組裡,自然沒機會聽到他的個人藝術。後來有次在舊金山聽 Vienna Art Orchestra,那團實在無聊無內容到全無記憶。事實上,Herbert Joos 在兩張早期經典專輯之後(另一張是 The Philosophy of The Fluegelhorn),多隱身於大樂隊中。可惜。

可以仔細看看這張西德 JAPO (ECM) 的黑膠封面,意境貼切,設計亦佳。攝影是著名的內藤忠行 (Tadayuki Naitoh)。注意這張年代已久的封套,明顯地有 ECM 西德原版特有的脫皮現象:封套上的一層玻璃紙亮光膠膜久了就會從紙上剝開,而紙版也會因曝見陽光而嚴重發黃。

再看它的字體,迥異的兩種氣味並置得巧妙。標題用的是百年前發明的模樣老氣的 Windsor 字體的細長版,Windsor 也就是 Woody Allen 後來電影的專用。而文字解說則用年代更久遠的德國老字 Akzidenz Grotesk,也是早期 ECM 的常用字體。Windsor 體一般很難想像在 ECM 的封面上,但在此一擱卻極順暢。

Text & Photography Copyright © 2006-2011   姚大鈞   Dajuin Ya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