島民的嘴臉

如果你以為你已經在島上政治連續鬧劇中見盡了島民的嘴臉,你錯了。大家都忽略了「錯把設計當文化」這島上當下最大危機中的一些男女主角。

這兩天見到一本新書,煞是沒法相信自己的眼睛,揉了又揉,只怕是真的。

請先讀這兩頁圖中的文字:許舜英・包益民,《我不是一本型錄》(台北:漫遊者,2008):

能口出此言者,只有兩種可能:徹底 assholes,或是金童玉女。

我天真地期盼著後者。心想,既然二位是台灣當前「只有包裝」文化的代表,再怎麼沒內容,外表鉄定不會差的。如此好奇,便到網上的 Google 照妖鏡尋找照片,想一觀這對男美眉女美眉高貴美麗又洋派脫漢之「視覺性」效果。

搜尋結果雖少,實已過多:






這也就罷了,人醜倒不會成為文化批評的對象。

真正恐怖的還不是視覺,是意識型態。外國雖也有富人私下聊天辱罵自己國人的,但絕不會:

一:在二十一世紀公開白紙黑字還洋洋得意的,
二:公開表示想被法國人肏的(拿被殖民奴心態充當國際化的),
三:只會崇拜歐美日最庸俗名牌而竟稱自己為「品味領導大師」、「創意品味玩家」的,
四:英語不通竟然硬是洋文連篇的, (如 “professional only” 〔乃 “professionals only” 之誤〕、「我太 impress 了」等等,書中錯誤量大,恕不一一)
五:然後竟然受到國民愛戴及媒體爭相吹捧的。

i rest my case.

VVVVVVVVVV

VVVVVVVVVV










「北京聲音小組」檔案今起公開

「北京聲音小組 Beijing Sound Unit」檔案今 2008.03.12 日 19:00 時起陸續公開於 Post-Concrete 之「Archival Vinyl 黑膠檔案系列」。經過十年之窖藏,此大型檔案首次公開,為文化、歷史、社會研究提供了珍貴無價之文獻資料,是研究都市史、城市規劃、社會學、人類學、民俗學、方言學、語音學、心理學、夫婦及家族治療、空間聲響學、聲音藝術學等學門專家學者重要的一手材料。

一九九七年夏,我開始執行「中國聲音小組 China Sound Unit」計劃,對各地聲音實體進行監聽、思考、採集、整理、分析、保存、解構、及重新語境化。

自一開始,「中國聲音小組」就堅持自己的聽音及觀察方向,純粹關切本國人文環境及人本聲響實體,與英美歐日強調自然界和唯物之聆聽及創作方向背道而馳。

「中國聲音小組」不同於許多歐美加的聲音藝術家以「創作式之作品化」方式對待聲音體,反而採高度尊重聲音本體之態度:聲音體,即聲音體。對於藝術作品/文件檔案之間的定義區別毫不關心,無意於給聲音體強加高度破壞性之自我烙印。聆聽之行為與對象,才是終極關注。

除一般性的公共空間聲響之外,「中國聲音小組」也注重研究私密空間、內在空間之聲音現象。此外,「中國聲音小組」強調人情、溫情、愛情、激情、隱情、調情、偷情、薄情、同情等人際關係之研究。

當然,爆笑性、諷刺性也是持續研究重點之一。

「中國聲音小組」檔案今起將陸續在「Archival Vinyl 黑膠檔案系列」公開。首次推出的「北京聲音小組:檔案 XX1」僅是十年檔案之極小一部份。

(注意:本檔案僅供學術研究。禁止他用。)

張立明 Palliative Sedation 專輯新發行

新音樂新聲音藝術早已毫無理解的困難與挑戰,再噪再靜的作品大都簡單明白不再有欣賞的難度,在此時,公案級的作品,公案級的解說文字,就特別稀罕和珍貴。

今一七一四時在 Post-Concrete 的 Archival Vinyl 黑膠檔案系列 發行了張立明 (hitlike) 的新專輯「Palliative Sedation 緩和鎮靜」。直接公案:

[與文本聯系]


  聽實地錄音時引起的顱內的念頭運動!恰如追憶往事時偶然地捕捉到的那些稍縱即逝的關聯情節。要能將兩者加以統一。


  聲音是如何,取決於生命是如何,每時每刻都是死路一條又絕處逢生,記錄皆無不同尋常之處,方式全都發端於心,我們知曉而不言說它們的無意義。

[關於緩和鎮靜]


  無祖可忘,不停游走,巨大的回蕩著叫喊聲的空場,狹窄的充斥著憎人言語的斗室,雖然如此,錄音不見得就完好地探測到我的周身記憶的可能性──我以我的方式探討我的作為。初始的虛無感受就是,無論是四周的有形實物還是無線電彌漫的大氣,你都一秒一秒地在其中穿身而過,錄音隨生命而行,沒有哪處,也沒有哪處聲音最重要,因為不存在歸宿,只存在對歸宿的找尋。不消說這都是基本問題,而錄音每複現(重放)一次,就又再消耗掉同樣多的時間,人欺騙自己說:「這已經沒有什麼了。」若那找尋中有什麼痕跡留下,也是碾壓式的人與現實之片段接觸,踏上面前土,忘卻身後路,總是游移不定。正因為對象無從選擇的特性才造就了主體任意做出選擇的可能?錄音是怎樣從假想的世界聲音體中截取出來在此時並無探討價值。對這些片段,我對其偏愛有佳也好,冷嘲熱諷也罷,都只是一薄層的關注,人在自己無知無能的慫恿下追求記錄中的美學(可能是淺表的),似乎讓它們活現起來,而可重複播放的特點就像能令其生動地上演,一次又一次地,思維飄忽的風沙將這些接觸點一秒一秒地掩蓋消隱,他們就是這樣來見證主體衰竭的過程。我理想讓這一活現作為緩和鎮靜(這個醫學術語意思是在人將死的時候,為了減輕病痛而注射某種鎮靜劑,讓他安然逝去),減輕這一衰竭進程中的痛苦。



hitlike・哈爾濱

周日升最新發行北極畫卷與 ADSL

孤獨是原創藝術的必要條件。登樓去梯的「孤軍」型音樂家是我唯一敬佩的。

幾年前,在飯桌上我問朋友,一位國際知名的聲音藝術超級紅星,你一年在全世界演出多少場?他照常以他低沉的嗓音和雖然表面鎮定但實具百分之一百二十的自信與驕傲說,至少九十場,通常一百多。且不談之後我對他還尊敬與否,光是興趣,我就再也沒有半點了。

藝術家該面對的,不是觀眾,而是自我。

昨夜十一點五十九分在 Post-Concrete 的 Archival Vinyl 無價出版系列發行了周日升的最新專輯「北極畫卷 North Pole Scroll」。很情願地,這些日子我在製作上頗下了些功夫。

周日升是在山西省大同市獨立作業的一支孤軍。他的音樂作品實體與他給人的假想是有很大出入的。那是一種很真誠的喜悅和美。即使在最噪的片刻,也是純粹的快樂,痛快。就像他一曲的標題「玩味」,玩,和味,如此而以。

而如此完全沒有「唱片」、CD 這實體玩意兒的作品,完全踢翻了至今藝術圈子裡還樂它不疲的物件交易之原始人買賣機制,像這等完全存乎一心的唯心主義數碼檔案,是怎麼能作到讓世界各地的心靈也能「非同步無媒體共喜共振」,達到一種 Asynchronous Digital Satisfaction through Listening (ADSL),我至今想它不透。

週一演講:影像與聲音如何發生關係

應國立政治大學郭力昕教授之邀,下週一 (3/10) 晚七點到九點我在政大廣播電視學系作專題演講:

題目:「影像與聲音如何發生關係」
時間: 3 月 10 晚七時
地點:國立治政大學傳播學院視聽教室

談電影裡的聲音如何運用,從理論到實際作品到實際技術。分析實例包括紀錄片、西部片、武俠片、色情片。從 Psycho 到 Linn Thomas 到 Sergio Leone 到胡金銓到 Quentin Tarantino。

這是給廣電系畢業製作班的專題演講,但也對外開放。歡迎參加。

幻雨電台開播

賀老友何松 (aka Acidrain)的個人電台今天開播

http://acidrainspace.blogcn.com/

我才聽了五分鐘已經就上來推薦了

強哥!Acidrain!

王長存 The Klone Concerts 第一篇評論

http://chinenoire.com/chinenoire/87B28CCD-3802-46FA-89D7-5F940E9956FF/B2DF3D42-E8CC-4E34-B4F8-370A19314725.html

Text & Photography Copyright © 2006-2011   姚大鈞   Dajuin Ya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