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戰嵇中散 9 – Elissa: 你是誰的

歲末一首阿拉伯一級哭調給嵇老,給大家

Flash Player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Download here. Or, go talk to Steve Jobs about this.

Elissa – Hobak wajaa [Inta lameen] (Who do you belong to?)
(from Ahla Donya, 2004)




Composed by Samir Sfeir; words by Nizar Francis

a) Your love is a fresh wound; your love is a runaway dream
Stolen from deep within my heart; I weep for its absence
And where there once was a fire; the flame has grown cold
And the scent is more loyal than its bearer *

Alone without you I could not survive; forgetting is so difficult
Your eyes have abandoned me; leaving nothing but regret
My wounded heart cries; calling for you in sorrow
Deprived of the taste of happiness
because the one it loves is gone

Who do you belong to? You are mine, my heart is yours, not mine
You’re an angel my heart cherishes you,
with your love, my life flourishes

b) Where are you? Come to me tonight; the moon is still up
My eyes wait all night just to catch a glimpse of you
Look at the world around us
A passionate heart is destined to be wounded; hurt, in the name of love

You’re my love, and in my heart there is no other
For whom I’m destined; and belong to entirely
My life has become the story of a tired heart
All that is left is the longing; no other feeling remains

Who do you belong to? You are mine, my heart is yours, not mine
You’re an angel my heart cherishes you,
with your love, my life flourishes


* “And the scent is more loyal than its bearer”
這句最是動人

A/B 視覺系 2: 顏峻分身術







解說:

二○○八年十二月十一日下午四時,我在 Caffè Strada 這家柏克萊幾十年的老字號專門適合看人與被看的半露天咖啡館喝藍莓蘇打,驚見一華裔大學生,頭戴耳機獨自在打電腦,搖頭晃腦,不時大笑,模樣怎麼說都與顏峻像到極點,髮長也與今日的顏峻毫釐不差。問題是,顏峻這次明明在前一天早上(十二月十日)剛離開了柏克萊,我們前天晚上才給他送了行的啊。

固然這學校裡亞洲學生人數比例早已不像話地占了全校總數的百分之四十,也就是說華裔學生近一萬人,但要撞到一個這般像原籍湖南的顏峻的,確實 synchronicity 等級。

更妙的是,此人聽音樂竟然不尋常地戴著 Sony 的罩耳大耳機。於是,立即在腦中進行「檔案比對 archival matching」──就像好萊塢電影中常愛假造的 FBI 檔案照片容貌比對,電腦跑作時還會唧唧作響的那種假鏡頭──當場於腦中搜得兩年前顏峻在北京 mini midi 的演出照片。現在將比對結果公開,大家鑑定。

*請注意,相似程度不只延伸到戶外打電腦這樣特殊的場景,甚至延伸到背景草木,”foliage”,這項繪畫史研究中極常用極常關注的背景細節。



A: 顏峻,2006.05.03 於北京 mini midi 音樂節 (Dajuin 攝)
B: U.C. Berkeley 某大學生,2008.12.11 於 Berkeley, Strada 咖啡館 (Dajuin 攝)

「A/B 視覺系」新推出:比較圖像學

八十年代初,中國大陸學術界剛開放,西方正統美術史研究方法學經由西方教授學者們相繼到中國訪問與演講而引入中國。但當時的中國美術史學者,不論是北京故宮的資深研究員或是中央美術學院的前輩教授,會私下問我一個問題:這些外國教授學者到中國演講為何都要堅持同時用兩個幻燈機?

首先說明,幻燈片和幻燈機是西方傳統藝術史教學、研究、討論與傳承不可或缺的頭號重要工具。學院內藝術史教室、演講廳及研討室一律配備雙幻燈機,一左一右。其實,幻燈片並不只是正片,並不只是今天相機玩家以其顏色飽和度高而拿來拍完就沖,沖完就掃成數碼文件的過渡媒體而已。真正的幻燈片 (slides),顧名思義,是要裝在個別紙框中,投影在螢幕或牆上,放大尺寸給人看的。

而當時人們不解西方學者堅持的兩部幻燈機同時投影,就是因為不解西方治美術史之基本方法:比較。兩張畫,或同一畫家之前後作,或先後畫家之不同作,或一真一偽,個別所隱藏的巨多的藝術史問題往往在同時擺出左右 A/B 對照之下,輕鬆乃至自動解決。其實中國國內老派學者講美術史也一樣是靠比較,只是在器材設備上,並未養成雙投影這種奢侈又嚴格的習慣。

這種特別強調經由 A/B 對比而澄清各類風格、詮釋、作者、年代等問題的治學方法,還可以西方的比較文學 (comparative literature) 這學門為例,也就簡單明白。

還有一個大家都熟悉的實際 A/B 對比應用:音響發燒友最常用的喇叭 A/B 測試法。在 A/B 組音箱反復的切換對比下,一切聲響差異細節皆得以立即浮現。對於人類最不易掌握的聽覺感觸,不經由 A/B 切換對比是無法客觀驗證的。

然而,在學院老少一窩蜂研究「視覺文化」的當兒,在電腦取代一切硬件,人人都要 PowerPoint 一下的時代,幻燈機的教學、講演及研究方法已被推上 PowerPoint 的視覺研究倒車。表面上的科技進步,以 PowerPoint 為導向的超級滑順的單線性思維 ,實際上吃掉了同時獨立雙幻燈機藝術史傳統所代表的前後跳躍、非線性的辯證思維。

因為本來,我們教學、研討或演講時都需要準備左、右兩盒幻燈片,一般在講稿上以 L、R 記號標示區分。這左右的同時呈現,並非左右兩張一雙雙的同時向下走換,而是可以保留一邊(比如原畫全圖),而不斷的換另一邊(畫中不同的局部放大,或是切到其他作品);即左右兩邊圖像可以獨立進行配對。再加上幻燈片的單幀獨立本質,以及 Kodak 科達幻燈機轉盤可任意搖控前進、倒退,或是老式幻燈機的手動單張抽換的構造,甚至可以臨時調換重組幻燈片視覺內容;整體的圖像呈現因而得以活潑有機地配合口頭報告內容或現場討論而作到 random access。

但在如今單一 PowerPoint 的呈現制度之下,不可能同時用雙投影(非螢幕及投影機問題,而是單電腦不便投出雙螢幕的問題)。雖在 PowerPoint 中可以在一張畫面中寫死地左右並置兩個圖像,但左右圖像無法獨立前進或倒退。這項硬件革新,實際上卻有可能造成教學、演講效果,甚至研究、思維方式的倒退。



然而,以上關於美術史學門硬件與思維關係演化的觀察,一部份也只不過是為了導出這兒一個好玩搞笑的新系列。時空無干的一雙圖,一旦 A/B 並置,除了嚴重爆笑之外,在圖像學上亦可互相發明,讀出所未讀出。更深一層來看,這個行為就是一種 “archival gazing”「檔案凝視」。

四年前,開始玩這個系列,當時只在三五好友之間互送爆笑,未曾公開主要也因大部份圖像相當 hardcore,已越過審查尺度。一年前在 Facebook 上幾個朋友間又玩了一陣健康版。最近,幾人又蠢蠢欲動,因而在此開闢一新創作系列:「A/B 視覺系」。先舉數月前所作一例:

A: 朋友結婚照片
B: 歐洲美術史經典油畫:Jan van Eyck 1434 年的「The Arnolfini Wedding 阿諾芬尼婚禮」 (放大全畫

解說:
當時一見 A 我就立即想到 B。而原本一幅溫心單純的結婚照,在西方超複雜名畫的對比之下,立刻呈現出不同面貌。西方美術史關於這幅 van Eyck 的名作有眾多長篇的深入研究,包括畫中一切元素的象徵意義,包括窗枱上的水果、地板上的小哈叭狗的象徵性,以及由女方肚子大小探討兩人關係進展等等。更錯綜複雜的是背景中的凸鏡以及其中反射出的畫家自影之後設性,如此種種,都是寫不完的論文講稿。而用這種西方剖析視角回過來看這幀中國東北的結婚照,就非常有啟發性了。比如,相片中各種元素之象徵解讀,包括男女方手式、位置,雙方配件解讀,背景鏡中攝影者(作者)無意中露出的閃光燈,以及鏡中透露的左方第四者從另一視角以單眼反射相機進行的交叉視線同步拍照,再加上女方視線又透露出房中人數不只四人,等等等等,都可無限發想。甚至可扯到拉康 Lacan,以及 Velazquez 的名畫 “Las Meninas”,如果你真願意的話。

最後看看近日新作:

A: 朋友側面照
B: 數日前在唱片行翻得一張六十年代老黑膠唱片

解說:
A 是一位朋友,但一共也只見過短短三四面。最近,在唱片店中常每天翻閱數千張黑膠,圖像皆以每秒數幀的速度掃過,翻到唱片 B,是六十年代出版的阿美尼亞歌舞音樂,一見大驚,下意識感覺與記憶中之 A 一模一樣,但十分不確定。因此去信 A,索取側面近照一張,數日後,A 寄來一張新拍側面照,竟然與 B 像到駭。這裡請注意,A 在新拍此幀時完全不知 B 圖內容,甚至不知側面臉之方向及構圖等 (!)。這已是跨時跨空跨種族的 synchronicity 境界。

Сталкер 77 nowaysantawantsiphone

真正什麼事都得作的人絕對不需要 iPhone, no way

Miles Davis 搞笑訪談

Miles Davis + タモリ(森田一義)
(Live Under the Sky 1985, Japan)

應該注意的是,為何 miles 的幽默面非得日本人才導得出來

Сталкер 76 檔案生活

Gerenuk 長頸羚 (Litocranius walleri), East Africa/Berkeley

Сталкер 75 檔案情愛

Сталкер 74 檔案東方化

Сталкер 73 檔案信仰

Сталкер 72 檔案追星

Сталкер 71 檔案複製

Сталкер 70 檔案凝視

Сталкер 69 檔案品味




Сталкер 68 檔案駕駛

(1957-58 Cadillac Eldorado Brougham)

Сталкер 67 檔案聆聽新世紀到來







Сталкер 66 arentwemessedup



King’s Daughters 精神病診所, Oakland

Text & Photography Copyright © 2006-2011   姚大鈞   Dajuin Ya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