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長存的仿生作曲:克隆音樂會〉

原載《藝術世界》雜誌 2010 年 2 月號


姚大鈞:「後聆聽時代媒體學」專欄

王長存的仿生作曲:克隆音樂會


中國聲音藝術家王長存於2008年發表作品 “The Klone Concerts” (克隆音樂會),在國外國內得到不少好評迴響。歐洲權威聲音評論雜誌 Tokafi 特別推介,並選為2009年5月之當月專輯。然而奇妙的是,這件作品並非聽眾和評論家以為的那般,是一次提供曼妙聆聽愉悅的正常鋼琴演奏,它在創作手法和美學意義上其實暗藏了多重的仿生:這場演奏會其實純屬虛構,它全無現實實體 。以下是聲音藝術家、評論人謝仲其 (Wolfenstein) 和我關於這件作品的對談。






謝:談談這件作品的整個籌劃和製作過程。

姚:2007年5月起,王長存開始實驗鋼琴程序作曲。通常他會在上班時把前一晚興奮錄下的最新錄音傳給我。我一聽就覺得這個方向極佳,因為全世界沒有人這麼玩,雖有類似的程序作曲但結果徹底不同。所以我一開始就鼓勵他持續這個方向。

到那年10月,王長存自己送廠刻盤發行了一張鋼琴 CD 專輯,叫作 Deja Visite。我拿到碟一聽就大嘆可惜。專輯很不成功,不是創作功力不夠,而是缺少專輯製作的知識和藝術趣味點。第一,曲目挑選和順序安排不當,沒法引人入勝。再者,直接把作曲產生的 MIDI 音符送去推動鋼琴採樣,再拿輸出的文件直接出版。在錄音技術上那叫作完全乾的音源聲,是不能當作完成品出版的。所以2008年我就提議把整個程序鋼琴計劃重作,正式出版。

謝:整張專輯與鋼琴大師 Keith Jarrett 和他的經典 “The Koln Concert” 的關係為何?又為何要選擇擬倣一張經典專輯而非以原創的形式發表?

姚:我喜歡有多層意義、意象、詮釋的作品,尤其是質疑媒介本身的後設創作。這件作品裡,玩「仿」的概念和樂趣就非常重要,有「仿生」、「戲仿」、「仿造」等好幾個疊層,並且相當後設。但大部份聽者論者沒能看到全貌。

王長存研究過別人的作品之後就能「逆向工程」,用自己的方法作出來,可說是高段的作曲黑客。這件作品裡他用了音樂嫁接、基因改造工程等複雜的軟件程序算法將活人和機器的音樂元素拼合,也就是以電腦程序邏輯去倣人腦的即興創作和演奏過程。

雖然這作品仿的是活人現場創作演奏的一次生理實體事件,但電腦時代的「仿生」不再非要在機械與生物身體層面運作,而全可以用程序算法作到。另外,這件作品完全是透過電腦網絡發行出版、傳播、接收、反饋,全在心理層面進行,沒有過任何實體存在。因此,它的「後設性」在於直接指涉人類藝術創作過程本身,甚至指涉「仿生」手法本身。

謝:「逆向工程」讓我想到當下的「山寨」風氣。一般的山寨是單純的模仿抄襲,但王的作品同時保有高度原創性,內容突顯的反而是對象做不到、不會做的元素。王長存現象是否可以與「山寨」相提並論?

姚:王長存開始作鋼琴程序作曲,也因為聽過了你自己的程序鋼琴。「山寨」在此是擺明著來的。而且觀察尺度若放大來看,整個當下中國聲音藝術狀況,一樣「山寨」。

謝:在後期製作上,你對於音色及殘響的修整下了很大的功夫,將原本的 MIDI 音源調整至幾可亂真使人誤以為是真鋼琴現場彈奏的程度。能否談談你的後製方式?

姚:因為他在創作時選用了三種不同的平台鋼琴聲音採樣,輸出成聲音文件。但不同的鋼琴音色不可能作出同一場音樂會的感覺。所以我費了很大功夫去調整鋼琴的音色,之後再加上人工殘響來模擬現場空間感,減低了各軌之間原本的巨大音色差異。甚至偽造出觀眾掌聲,再配上最後一首安可曲,這都已經到了「作偽」的範圍了。然後再把標題改為複數的 “The Klone Concerts”,並在封面文案裡捏造了哈爾濱和大慶兩場音樂會演出的資料。

謝:後來果真有專業人士聽不出來,還有人煞有介事地用音頻分析來「拆穿」這不是真實現場演奏…

姚:是的,這就是戲仿符號沒被破解。許多國外作曲家和評論人都沒聽出這是仿造的現場鋼琴,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有人用頻譜儀分析證明這不是真鋼琴演奏會。2008年上海電子藝術節的「河流體」開幕演出上,王長存相同的仿生作曲法也得到大師 Carl Stone 不明真相的激賞。

其實這戲仿本質已在命名和整體包裝,即作品的呈現上點出。首先,它的鋼琴自由即興讓人難免聯想到 Keith Jarrett 的代表作 “The Köln Concert” (科隆音樂會)。我們就順勢作下去,在標題刻意構造出了 Klone (Clone,克隆) 和 Köln (Cologne,科隆) 兩個字之間的字音、字形、字義的三層對映。封面設計也直接戲弄該作品,細到連字型都是比對著作的,然後抽掉鋼琴家的照片。用抽空而非替換,讓懂音樂史的觀者有更強的會心微笑。而這種「不示偶像」 (aniconic) 的視覺手段也是伊斯蘭教和小乘佛教的一貫作法。

但我同時要強調的是,這張作品的藝術和音樂價值都完全獨立於一切指涉之外。它可以抽掉上述的包裝遊戲,純然以音符存在,還是能感動人。所有聽過 Klone Concerts 的人都說「真好聽」。如此簡單無奇的形容詞,對於先鋒音樂卻是難得。

謝:「好聽」這點實在對所謂先鋒是種諷刺,莫非所謂的先鋒藝術,其本質只是讓人難受?而反過來說,當作品好聽時,人們是否就會自動忽略掉其先鋒部分,而以流行樂曲等閒視之聽之?這裡似乎有個鋼索在,是過往先鋒藝術的既有印象中所沒有的。

姚:引發肉身觀眾的情緒共鳴與情感移入,或許是仿生藝術、戲仿藝術的最大諷刺。




王長存 “The Klone Concerts” 出版及下載網址:
http://www.post-concrete.com/vinyl/

王長存正式網站:
http://www.post-concrete.com/wangcc/

最美食

以及史上最厚回鍋肉〜〜〜

感謝 PY, CJQ

Photo by Dajuin
2010.3.27

阿彌陀佛六百大

Photo by Dajuin
2010.3.28

近年最強介面設計:OP-1

瑞典 Teenage Engineering OP-1











http://www.teenageengineering.com/products/op-1/

重味聲響合成 porn

hardcore audio porn
初階免進

IRCAMTOOLS

IRCAMTOOLS.COM

密切關注中…

忘了 L. Shankar 吧〜

http://hloli.appspot.com/gfwtube/gMgY1Fg1gSU/0b9e6b/



沒錯,WTF

免懷疑,這就是曾經舉世無雙的天才 L. Shankar
如今名字都改成 Shenkar
有些人的阿爾茲海默症來的真早

猥瑣山歌三人組 vs. Autechre ?

猥瑣三歌山人組,跟 Autechre,手上握有什麼共通的節奏秘密?

有些 Autechre 的山寨家,用很複雜的電腦程式,扔出一點都不像 Autechre 的亂拍一堆。Debug 不出失敗的原因,或許就該再聽聽這猥瑣三歌山人組…

Autechre 的 Untilted 專輯是二十世紀、二十一世紀以來現代音樂在節奏研發上的重要突破傑作。其中看似碎亂、反理早已超過「切分音」概念的抽搐節拍,竟能帶給聽者強烈 high 感。其秘訣,就再於反複。

先撂下一小節抓不住駭點的抽搐亂拍,聽眾反應不過來。但,反複四次八次,這個節拍音型就成了高難度、設計繁複的爽拍。人耳和身体對於複雜聽覺訊息的接收能力是很高的,只是需要時間消化。

猥瑣山歌的節奏同樣混亂,看似。比如「兩個都是發情貓」一曲中的歌詞結構是,上句是六拍,下句本來也是六拍,但下句尾巴硬加上一個一拍的「呀」字,成了不對襯的七拍。但這個歪結構不斷重複下去,唱者聽者也就習慣能夠接受。反而變成自然中帶有奇韻。

畸拍節奏之快感,從 Paul Desmond 到 Zakir Hussain 到雲南山歌到 Autechre,其理一也,不可不察。

猥瑣山歌三人組節奏分析

四年前,幾首雲南昆明市晉寧縣的民間土造山歌 MV 被傳上 YouTube,造成大轟動。實為史上最強 MV。

其中雷敏敏的歪哥表演尤其一級棒。當時我曾經把歌詞譯為英文,在「中國新耳朵」網站上對外介紹。

這裡我們不再談其他,只看這系列山歌裡很微妙的一個被忽略的元素:它的節奏、句法。

這個山歌三人組(亦稱「雲南三寶」、「猥瑣山歌三人組」)的山歌,據說屬於雲南花灯山歌系統。這些都不用深究,直接從歌裡就可以見到它們句法上的「非漢」特色和生命力,絕不遵循呆板的、四平八穩的四四拍子、偶數句型。很隨興地加入襯字、襯句,讓句子拍數長短不齊,活蹦亂跳;像歌詞內容一樣火辣爆發靈活搞笑,啥都不在乎。但聽著唱著卻又無比順暢歡樂。



「現打斑鳩現鉗毛」

3 + 3 + 4 + 4 = 14 拍(數段後另加伴奏襯句)

(3) 這個胖婆(喲〜)
(3) 不知羞(來嘛喲〜)
(4) 咋個要來(喲喲依〜)
(4) 逮斑鳩(來嘛喲依喲〜)

(3) 小心斑鳩(喲〜)
(3) 飛起來(來嘛喲〜)
(4) 啄著你家(喲喲依〜)
(4) 小泥鰍(來嘛喲依喲〜)




「清水龍潭插竹竿」

6 + 6 + 6 + 6 + 4 = 28 拍 (數段後另加伴奏襯句)

清水龍潭
插竹竿
(阿乖羅)

龍潭水深
好划船
(人亦羅)

水深小哥
得洗澡
(阿乖羅)

只怕水淺
船要翻
(人亦羅)

asu sema
zuo zuo



「兩個都是發情貓」

6 + 7 = 13 拍 (數段後另加伴奏襯句)


等等等等…

A/B 視覺系 46:平等院・雲中供養菩薩

平等院・雲中供養菩薩

Photo by Dajuin
2010.3.22

KEITH JARRETT 舊金山嚴重發飆

3 月 19,Keith Jarrett 在舊金山最氣派的 Davies 交響樂廳演出獨奏,ECM 唱片公司全程錄音,結果顯然未來唱片封套上必須註明:Keith Jarrett: piano, voice.

不過,以 Keith Jarrett 這樣劇烈原創的生活法、藝術創作法,他六十四的年紀或許應視為實齡 128 歲。想成如此的高齡,或許能換得我們的寬容。


Mercury News 報,全場紀實:
Review: Keith Jarrett keyboard genius puts on extended solo concert temper tantrum

Examiner 報,一級諷刺:
Jazz giant Keith Jarrett delights and baits SF audience

Stefanie Kelly 評,更詳細:
Keith Jarrett, Dammit.

極罕:渡邊香津美 MOBO CLUB live

http://hloli.appspot.com/gfwtube/5Ae-EMFmI18/c2fda6/

渡辺香津美
村上ポン太秀一
橋本一子
Greg Lee


OMG,橋本一子的黑手套〜〜〜〜

音樂遺址

台北・小宋唱片
Photo by Dajuin

澳門聲音工作坊及講座




3 月 20 (本週六) 到 3 月 28,應澳門 Oxwarehouse 牛房倉庫藝術機構之邀,我在澳門作駐地聲音藝術創作,並有聲音工作坊、講座、Soundwalk (實地聽音漫步)、和「聽戲」等活動。

工作坊和講座中,主要談聲音創作、聲音製作的實際技術和運作原理。另外,聲音在電影中如何操作,教你如何破解電影中的一切聲音花招,如何看穿電影聲音的破綻。還有一個大主題:文化聆聽;到底在唱片和鳥叫之外,還有什麼可聽的?

工作坊及講座從聆聽訓練開始,以大量影音實例深入解說剖析,不空談理論。

歡迎澳門地區對聲音創作、聽音、音樂、聲音文化有興趣,或是有意深入了解音樂/聲音背後運作法則的朋來交流。來玩〜〜〜

詳情請見 Oxwarehouse 網站
或上方海報文字

我聽吉松隆改編版 TARKUS




吉松隆,Yoshimatsu Takashi,要用管弦樂改編 Emerson, Lake & Palmer 的經典作 Tarkus 一事,風聲早就放出,但一直缺乏興趣。因為一,吉松隆對 ELP 致敬毫不值得驚訝,如果你了解 ELP 有多強,知道他們在當時的熱門度的話(該專輯當年在英國熱門排行榜高居榜首);二,吉松隆是大家愛戴的作曲家(「前味音樂電台」曾作專題推薦),但他只擅長極端私密的窄路線,絕非什麼都能寫的全才或雜家。


Emerson, Lake & Palmer – Tarkus (1971)


然而,當東京愛樂交響樂團於上週日,三用十四號首演此作之後,好事者的 bootleg 盜錄版當夜立即以在線播放的格式出現網上,之後,東京愛樂立即下令封殺該檔案。

一見到這被封之網頁,還能不好奇嗎?怎辦?這時我想,只有一人,會有辦法。速信求教。果不其然,隱身台南的音樂狂人 Wolfenstein 手上握有此「絕版」錄音的存檔。

試聽之後,相當失望〜〜本來並不存在的期望。

吉松的改編是一五一十忠於 Keith Emerson 原作的,而問題是,這個忠於,只是音符譜面上的忠,並非音樂韻味神氣上的忠。這,難道不是對著原唱片採譜成 MIDI 音符版的日本活人演奏?音符都在,但能把樂譜奏活唱活的重要關鍵處理法,像是對於 ELP 搖滾形式極為重要的滑音轉音 (portamento) 、藍調音符、流動的速度變化、Tarkus 一曲的爆發向前衝力,全都一筆刪去。東方人的致命傷〜〜銅管組的編曲和演奏尤其特別蔫萎。結果是個完全聽不下去的無生命機器人版 ELP。若要如此,吉松老兄在家用 Finale 音序軟件去驅動管弦樂團音色的採樣器,豈不是更方便更完美?

Keith Emerson 爵士搖滾奏法的 Hammond 電風琴聲響本体的性感、旋高 portamento 鈕的 Moog 合成器嘶嚎的性感、phaser/flanger 硬件效果器的性感、酷到心坎的 Greg Lake 鼻音的性感,二十歲男孩逮到爵士套鼓加奇數拍子死不肯放的性感,豈是東京愛樂的一大群洋服客能再現的?


凡事遇苦,必以「後設法」觀之,即樂。這事,並不只一個爛改編就定論結帳了。它也有它的妙處。

ELP 本身是以改編古典樂作品聞名於搖滾流行界,無論是 Mussorgky/Ravel 的 Pictures at an Exhibition,Aaron Copland 的 Fanfare for the Common Man,ELP 總是能把相對板硬的原曲用自己的辦法奇妙地弄活過來。

而吉松版的 Tarkus,妙就妙在,雖然是一首 ELP 前衛搖滾原作四十年之後的致敬改編,卻反而像是譜出了 ELP 原作「之前」就有的一首不存在的虛擬古典「原原作」!

換句話說,我們應視吉松此作為高度「後設」的「反改編」:

ELP “Pictures at an Exhibition” (1971) –––––––––> Mussorgsky/Ravel “Pictures at an Exhibition” (1874/1922)

吉松隆 Tarkus (2010) –––––––––> ELP Tarkus (1971)

ELP Tarkus (1971) – - – - – -> 吉松隆 Tarkus (193X)

這樣後設的解讀並不過份。因為,你看這場東京愛樂的演奏會標題,不就是相當狂妄、後設的「新・音樂之未來遺產」?


吉松致敬改編 ELP 這一事件,也可以看作 ELP 所代表的「流行音樂」已由「經典」變作「古典」,即,時間讓一切成為歷史,成為古典,成為檔案;讓一切聆聽成為「檔案聆聽」,archival listening。

當年有幾十萬幾百萬的愛樂人是經由 ELP、Deodato 來回頭認識 Mussorgsky, Ravel 等古典音樂的。而與早先原作對比之後,你不得不讚歎 ELP 等人改編版本的感染力之強大。

原意不同但結果同樣的,作為一曲「後設反改編」,吉松隆版的 Tarkus 也只有讓你再次讚歎…

ELP BANZAI 〜〜




相關資料:
吉松隆版 Tarkus 首演盜錄 bootleg
吉松改編版 Tarkus 首演曲目解說

絕對幻聽 @ 台北聲納






















absolute acousmatic

Francisco López 演出現場
2004.5.23
台北・紅樓劇場

小記:
Francisco López 演出的那個下午,現場觀眾座位改排成數圈同心圓,觀眾一律背對圓心。同心圓正中為 Francisco López 演出控制區,演出者及一切器材皆以黑布罩住。觀眾背對著,也見不到,演出者和演出設備。演出者出場時,演出用器材是以手提箱㩦出;器材內容保持最高機密。播音揚聲系統為四聲道分離全頻音箱外加重低音,環繞觀眾四周。全場觀眾(聽眾)發給黑布條,建議蒙面聆聽。


( ( ( 台北聲納 ) ) ) 科技藝術節
SOUNDING TAIPEI Media Festival
2004.5.20 〜 5.23


策劃:姚大鈞
蒙面技術・現場設置:曹志漣

Photos by Dajuin Yao

Text & Photography Copyright © 2006-2011   姚大鈞   Dajuin Ya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