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中華商場

(Dajuin 10.20.2006)

照片,連一張也沒拍。現在上網找也不多,因為,那就是個你必定會去,但也必定視為理所當然,絕不珍惜、滿不在乎的地方。與生活最親密的,常留不下任何記錄。直到整整一片名為忠、孝、仁、愛、信、義、和、平的八連棟大街被夷為平地,以負的空間存在,這「八德」只在「四維」4D 空間存在,城市天際只剩下一根惡陋俗爛沒有文化的超大假陽具,才會懷念起,中華商場。

從北門向南走吧。

在第一棟,忠棟,的對面,不算也算中華商場一部份的中華路與忠孝西路口,有三兩家英文舊書店。當時英文舊書貨源主要是駐台美軍,常有相當新的雜誌和小說。店面都極小,從底到頂塞滿了各式英文書和雜誌,但說穿了,客人們主要就是來買或來翻翻 Playboy 和 Penthouse,不管他們進門時假裝找的是啥。在當年,要開口問老闆有沒有最新的八月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相當於買毒品一樣的嚴重和秘密,外加極度不好意思。無法旋身的小店裡,是極其強烈的 gaze 盯視場域。客人目光兇猛饑渴地搜尋書皮書背上的小字,或是老闆故意把全新的 Penthouse 藏壓在哪本雜誌下面;背心汗衫老闆則賊而狠地監盯著所有客人,是否弄縐了油亮的 centerfold 雜誌中間全裸插頁。倒不太參加他們那個遊戲,在這幾家店裡,主要是買 Down Beat 爵士樂雜誌和 Asimov, Bradbury 等人的科幻小說。平裝版,書側全染成黃色的 Asimov 經典,如今拍成好萊塢大片的 “I, Robot” 大約是高一那年在這兒興奮地買到的。

第一、二棟,即忠、孝兩棟,是電子零件及音響專賣。商場正面是較大的國產音響店之類的,盡是那些十幾二十吋的比誰大的土造喇叭,要不就是亂敲竹槓的新力牌國際牌收音機、「學生情人」錄音機之類的,一般不具什麼吸引力。精彩的,其實是在大樓背後那一面總共幾十來家的電子零件店群。對於著迷電子的男孩以及主修電子的工專男生來說,這兒是既熟悉又亢奮的你家後院。唸著「黑棕紅橙黃綠藍紫灰白」顏色代碼去找電阻,盡情挑選美得發亮的鱷魚夾、二極體、電晶體、繼電器、馬達、銅線、可變電容、線路板,回去作你的秘密電子裝置。

電子零件區是男性荷爾蒙四濺的陽剛空間,是平頭短髮、大盤帽、帆布書包、刺繡校徽、卡其布、夾克、AB 褲、喇叭褲、汗臭的地盤。

嗯,大盤帽。好像是當年高中男生制式校服的一部份吧?不!那根本是外人不懂。對男孩們來說,這卡其布的軍訓帽,其實就是自我表徵之延伸。在全國男生一律剃平頭的時代,捏出自己軍訓帽的個性就像老百姓塑造自己髮型,或是西部牛仔決定牛仔帽如何捲沿同樣地重要。發下來的軍訓帽當然是一個模子出來的,但下面就看你自己了。軍訓大盤帽是要用那三年時間長期去「養」的,沒事就得不停的去拗它扳它,照著你自己心目中的英雄造型去形塑它。這是男生們都不知道自己正在上的此生唯一一堂雕塑課。

帽徽後面的支撐鐵片是可彎的,不但可以調到最挺最高,還可以自己想辦法加高帽尖高度。大盤帽的造型,這裡邊學問可大了,就像世界各國軍帽造型一樣,軍用大盤帽的設計能影響整個軍隊的形象。混太保的男生們通常是模仿納粹黑衫隊和蓋世太保的軍帽造型(見圖),沒啥概念的搞得不好就成了三島由紀夫的「楯之會」(見圖),就鳥了。

嗯,書包,當時高中男生統一樣式的書包,用校名四個大字黔首烙印著各個男孩的身份階級,就像軍階肩章一樣你逃脫不掉。書包外表看來很制式,除了一些人愛「抽鬚」(用刀片割開帆布經緯,讓它成鬚,這是多數教官們嚴厲禁止的)以外,方正規矩。但事實上,書包是特別精彩的小秘密空間。可以想像當時若也有某本八卦雜誌,突擊路上高中男生,公佈他們書包內容,大小物件全都攤開,彩色照片文字標示,那多好玩。除了國立編譯館的公民與道德課本、吸鐵蓋鉛筆盒、暗紅菱珠算盤、作成島國形狀的綠蓋子墨膏、林三益七紫三羊毛筆、Osama 王樣水彩、媽媽的便當盒等等正當用品外,其實還可能有太多名堂:洋煙、打火機、撲克牌、各式刀子、扁鑽、單眼相機、馬子照片、剛出爐的全新 Playboy 雜誌、沒封面的色情小本,作弊小抄,各式各樣想不到不該有的禁品都有。每天一大早到教室其實是興奮的,死黨們裝著面無表情冷而酷地在滿是刀疤的原木破課桌上亮出家裡帶來的最新尖貨互相交換,也不知是真為了交換還是炫耀多些。Penthouse, 跑車雜誌, Down Beat, Swing Journal, “John Cage”, Popular Photography, Popular Mechanics… 除了武士刀、西洋劍之類放不進書包,另外就是唱片了,得用手提帶裝。一般不會交換「翻版唱片」(這字好久沒說了,也就是當年的盜版黑膠唱片),交換情報自己買得了,只會交換「原版唱片」,這當然不會是很情願的(按:當時進口原版唱片售價新台幣三百八以上,價值約略相當於今日美金五十元,翻版唱片則新台幣十二元),但以物才能易物,也沒話可說。

嗯,中華商場,初中和高中很大一部份時間泡在這裡,城裡當然還有眾多其他好玩熱點,這只是其中之一。由於唸的是全國風氣最開放最自由的高中,而且從校長到校友都以此自誇,甚至鼓吹學生要有反叛個性才能發揚母校精神(如今母校竟淪為男女合校,可說名存實亡),加上仗著自己隸屬學校樂隊的身份,早自修可以不到,中午以後基本上可以不上課,自由溜出校門,在老師、班長、糾察隊面前,全都通行無阻。音樂永遠是最佳的騙人幌子。

當時城裡除了博愛路上專門代理日本山葉樂器的功學社之外,樂器中心就在中華商場的第二第三棟了。樂器行數目並不多,小的一家叫金聲樂器,通常在那兒買一些小件樂器及各種配件如鼓棒琴弦簧片之類的。最大那家叫新麗聲,今天搬了但還在中華路上,原來的生生皮鞋旁。新麗聲幾乎古今中外什麼樂器都有,態度自然是跩,價錢自然是貴。

嗯,唱片行,國內唱片集散地,集中在第五棟,信棟,就在西門町圓環邊上的黃金地段,那哥倫比亞、米高梅、環球,還有一堆沒人管它啥名字的小唱片行,算是當時國內的音樂熱點。從來不去管唱片行的,那時眼裡見的心裡要的就是音樂,就是貨,又不寫 blog,管它在哪一家,店名叫什麼,店子什麼模樣。照片,不可能有。

跑中華商場各家唱片行,是初二那年開始,因為開始聽歌。當時所謂「聽歌、聽音樂、聽唱片」,指的主要就是當下的美國英國流行歌。但當時聽西洋流行歌並不完全是崇洋趕時髦,絕大部份是因為好聽好聽真的太好聽。可絕不能以今天的歐美流行歌去想像,那是毫不相干的兩回事,兩個世界。

在那年代,對很多人來說,中華商場的信棟差不多是新潮音樂的唯一熱點,但玩「前味音樂」的可不,全城要跑的音樂熱點太多了:南京東路三段、中山北路民生東路口、中山北路三段、衡陽路、新生南路二段、信義路二段、西門町各街巷內、武昌街、中華路、南海路… 這些散佈於全城各地的音樂點,就像獵人的陷阱,隔一兩天就得去巡一趟,看捕得了何等新驚喜。這在今天人們比較難以想像,或許說這整個過程就像巡走網頁書籤,或是新聞聚合器 (news aggregator) 吧,可能比較容易理解。但最大的不同是,當時是用「野牛」、「中國強」牌球鞋,用兩條腿走著巡邏的。這差別可絕不僅是體力與時間的問題,而是,所得到音樂的價值感、所導致對音樂的著迷,那力度完全沒法相比較。

當時有家叫「神鷹唱片」的公司出版一種相當受歡迎叫作「學生之音」的選輯唱片,每月出一張,標著號,寫著第幾集,是該月份美國最新排行榜流行歌之精華,全收在台灣本地自製的一張選輯唱片上(以下「唱片」,全指十二吋 LP 黑膠唱片)。

「學生之音」在當時是極其必要的,因為當時台灣並不盜版在國外極普遍的「單曲唱片」,那種四十五轉的七吋小唱片,使得只想聽幾首單曲而不想買某樂人一整大張 LP 專輯的聽友無所適從。台灣的翻版唱片全是 LP 專輯,也就是拿著當月最新的美國 Billboard 排行榜,前一百名專輯照單全刻。

而由於七十年代前半音樂內容空前絕後之豐富,就從那新台幣十二元一張的翻模土製超劣質絕非處女黑膠裡,你其實可以親眼見到另外那個華藏世界。山塔納合唱團「迎」專輯裡的「火燄/天」、「腦袋沙拉手術」專輯裡詩人威廉布雷克的聖歌「耶路撒冷」、鋼鐵陽具合唱團的「凱蒂撒了謊」、小雞高麗與回到永遠的「並不神秘」、賀比漢考克的「獵頭族」、摩訶毘濕奴和山塔納的「愛、誠、信」、傑瑟羅特傲的「耶穌受難劇」、荀伯格/卡拉揚柏林愛樂的「昇華之夜」、海爾穆瓦爾哈的「巴哈平均律」、深紅國王的那首「墓誌銘」… 國境內外,心心相印;極樂世界,燈火相傳…

店員,當時的唱片店員,很簡單,態度一律惡劣,民營店家但國營嘴臉,雖然跟現今台北市的台籍日本店員卑躬屈膝的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光臨、光臨極端相反,但同樣討厭。他們和今天大陸賣盜版影碟的有一點很像:藝術根本不懂,但人名碟名全都背得滾瓜爛熟。當時從來不理店員的,全都自己衝進去翻。但有次印象深刻,在一貫的緣木求魚作風的全城地毯式搜捕行動裡,在這串賣流行樂的唱片區挨家挨戶搜括爵士樂,在一家大店,忘了是哥倫比亞還是,問:「老闆,有沒有爵士的唱片?」就等著他搖頭。卻答:「有。」轉身就去取。結果撂下幾張在櫃檯上,一看,竟是 The Lettermen。當時中譯「學士合唱團」。

中華商場裡的飯館,像「真北平烤鴨」、「點心世界」,在當年美味遍地的台北其實算不上什麼好館子,極少去。只有到了今天看到誠品信義店地下美食街的翻版「點心世界」時,心裡才會浮起原版「點心世界」的方窗方廳方桌方凳,綠豆稀飯。

還有當時毫不在意的另一樣:酸梅湯。在樓棟樓層之間穿梭,球鞋衝過頭時,偶爾會停下,回頭在樓梯口賣酸梅湯的老頭那兒買杯灌下。多半是刷成白色的小木箱三輪推車,上邊用大紅油漆寫著「手工自製冰鎮酸梅湯」之類的字眼。當時滿街都是,毫不上心,今天卻難再見著真正的酸梅湯,除了公園路衡陽路口新公園大門對面那家隨時都可能倒店的正宗「公園號酸梅湯」外。很多今人甚至以為酸梅湯是酸梅泡的,更荒唐的是便利店裡都可買到某個自稱老牌子的淡水酸梅湯還真的是用酸梅泡出來的。夏蟲語冰了。

往南,過了西門町圓環,中華商場過街正對面,有一個重要音樂熱點:「國軍文藝活動中心」。當年這兒的京戲(平劇)由三軍劇團(大鵬、陸光、海光)和復興劇校等輪流演出。

那年代看戲也不太當一回事的,反正天天演,生旦淨丑陣容賊強,各大名角不僅健在,更都處於演藝生涯高峰期。戲雖極愛,但不特別珍惜,也是因為在現場看的戲之外,還有京戲唱片這一另層次,那又是跨越時空的另一世界了。每一聽說大鵬、陸光要上檔了,就去買預售票。文藝中心外牆上貼著該檔的戲碼,總買最便宜的三十元一張的票,反正進場了可以偷著隨便坐;從鐵柵小窗口把錢遞進去。當時看戲也很挑的,比如像庾澄慶母親張正芬的戲,是不怎麼看的;一戲迷朋友「鴨子」特別偏好的嚴蘭靜,且不談唱得如何,嗓音根本聽不見,也不愛看。當年戲台上是絕對不用麥克風擴大的,一切真功夫。

聽周正榮唱烏盆記,完全是享受;看朱陸豪演夜奔,也就是等待
聽張安平唱鎖麟囊,純粹是迷戀;聽徐露唱玉堂春,就只是忍耐
觀程景祥扮蕭太后,為的是奇怪;聽馬維勝二進宮,那才是爽快……

無論是喜歡的,王克圖的京胡、侯佑宗的鼓、于金驊的醜婆子、吳劍虹的崇公道,不喜歡的,曹復永的油膩、朱陸豪的鼻子、高惠蘭的 tomboy… 景象至今鮮明,清清楚楚……

當時迷戲年紀雖小,粉絲可絕對不是。玩的一直是品味。聽戲、聽爵士樂這些事本來就如此。

在國軍文藝活動中心裡,經驗了無數激昂的夜晚。那是今天,別說台北,就是在北京也找不到的 high。現在才明白,當年台灣京戲水準之高,用不著太嚴格地挑幾個花臉、老生、青衣,都比今日大陸當紅的新人強得多。

當時角多,能看到的花樣也多,也會為了好奇去一瞧花旦程景祥(台灣極少數乾旦之一)旗人盔頭揪著手帕踩蹻的奇景。程先生嗓音,怎麼說呢,也是奇景吧,與鴨鳴無異;到現在耳中仍能聽到他那像是口裡含了銅簧片的金屬嗓音。說起程先生,就想起敬愛的陳舜政老師,他也是京戲狂熱票友。陳老師一河北漢子,性格特 man,man 到身為台大中文系教授,卻拒讀紅樓夢。一日堂上,師提到程先生,說有次在百貨公司,老遠見著程景祥,走經一面鏡子前,不禁駐足對鏡攬容,其狀令他萬分噁心。陳老師如今是兩岸京劇界活躍份子,不過這事回想起來,要在今天可能就被批為 homophobic 了。

白天買完戲票,或者夜裡戲罷散場又興猶未盡時,或者遇著爛戲奪門逃出後,常會到對面中華商場裡頭一家很特別的唱片店去兜一下。這小鋪子今天你在網上都查不到有任何人記錄它回憶它。這「金門唱片行」,專賣平劇唱片。當時台灣的京戲唱片全是十吋的三十三轉黑膠片。這個特殊的型制,大陸的老一輩朋友可能讀著眼熟,其實那就是大陸當時出版的大量十吋京劇唱片的翻版。雖然當時台灣政府是明文禁止翻印大陸唱片的,但聽眾群實在太大,需求太高。於是「女王唱片」、「鳴鳳唱片」這兩家專營京劇的唱片公司會在翻版大陸京劇唱片時在標籤上印著「張派全本望江亭」、「程派審頭刺湯」、「梅派穆桂英掛帥」之類的字樣,以避人耳目。像張君秋這樣的新一代名字,以及他們所編所唱的新戲碼是尤其避諱的。但這「派」字用多了,不利於購買人,有時不買就不知唱片上究竟是本尊還是傳人。

這「金門唱片行」既然如此寶地,為何如今無人憑弔?或許和店裡人有關。這爿小鋪明顯是家庭生意,店裡人臉上都長有不少不小的肉疣。那不是問題,問題是,店裡每張臉都其臭無比。要問張唱片,問題出去了,肉包打狗。家庭買賣,國營服務。也不知哪兒來的那臭勁兒。當時全國的唱片行母夜叉,也就那 ECM 黑膠的獨家貨源-中山北路「上揚唱片」的勢利老闆娘能與之比美。

可不能以為那個年代是封閉的,資訊不發達的。是,當然絕對是,但只要你懂,懂得你要什麼,懂得在哪兒找,能接觸的範圍其實可以是相當廣的。比如,從 Karlheinz Stockhausen, Vinko Globokar 到 Keith Jarrett、土耳其傳統音樂,什麼原版黑膠都能聽得到的「洪建全視聽圖書館」,這個台灣史上最了不起的公益音樂機構,於七十年代後半從南京東路遷到中華路靠南這段,也可算是成為了中華商場地區的一部份。「洪建全視聽圖書館」是讓人敬佩的偉大的民間的事業。從南京東路時代起,它就提供各類的原版黑膠、世界各國的音樂雜誌,免費供民眾享用。在台灣的政府機構從文建會、文化局、大大小小的美術館往往都不作正事,濫砸人民血汗錢的今天,真正懂行真正愛藝術真正默默耕耘的「洪建全視聽圖書館」所作的文化奉獻是給當前文化官僚的一計耳光。

其實當年的中華商場週邊還有甚多精彩玩點:咱們「視聽社」借來專門私下放映違禁或罕見電影膠片的「台映」放映室;中山堂和實踐堂裡繁多的許博允、李泰祥、賴德和、溫隆信等人的第一代中國前衛實驗音樂及亞洲前衛音樂的演出;台灣再也見不到了的最正宗的洋麵包-武昌街明星咖啡樓下的「明星西點麵包」;木頭地板、綠皮沙發、牆上對燈、以及牙都掉光的白俄老闆獨自喝著濃湯抿著香蕉陽光溫暖地打在他腦勺的當然的「明星咖啡」;衡陽路上專賣樂譜的「大陸書店」二樓;武昌街上奇蹟般地免費提供民眾 Akai 大型盤式錄音機及古典爵士民族各類盤式音樂錄音帶的「海頓音樂圖書館」… 不過,那都是另外一篇篇幻影與故事了。

陰陽眼如今不愛進城,因為別人看不到的,他看得到,聞得到,聽得到。別人不想的,他念。






37 個留言 »

    1 | 23 | 11/09/2006 - 2:49 pm
  1. 中華商場最初也是最後印象是上小學前母親帶我至那附近訂做制服,大盤帽學生時沒戴過服役時倒有,印象不少學生制服上衣都會洗下漿,襯衫後頭摺線搞花樣。
    中華商場記憶模糊,不過貼近自身成長的光華商場也拆了,以後跟晚輩聊起少時被教官搜檢書包有無 A 碟時年輕一輩可能回,什麼碟?手機下載直接觀看不是就好。

  2. 2 | spirit | 11/11/2006 - 1:16 am
  3. 北京堕落得也厉害,如果影印本古籍出的越来越少,就跟现在买不到好LP一样痛苦

    兄台请看卧龙岡
    http://218.195.234.48:8080/opac/asorditem.php?asord_marc_no=0000089626&asord_no=2006053-248

    十竹斋笺谱(绝版LP复刻 2003年版)
    http://www.kongfz.com/trade/trade_reply.php?id=136837&tc=zy&tn=%E8%87%AA%E7%94%B1%E4%BA%A4%E6%B5%81

    《中国音乐文物大系》还在陆续出,含音乐文物的形制数据、材质色泽、制作工艺、文献著录、音乐音响性能资料及其它考古学资料和高质量彩色图片.

  4. 3 | spirit | 11/11/2006 - 1:33 am
  5. 十竹斋笺谱98年2002年那几版相当于廉价CD呵

  6. 4 | davee | 11/11/2006 - 12:34 pm
  7. 中山北路「上揚唱片」的勢利老闆娘
    ——

    這上揚唱片的老闆娘大概是上文中少數尚存的。每個月至少會去一趟,為的是二樓新進口的歐版唱片。他們進口了大量島內孤碟,(例如北非oud雙人組Duoud去年底的新唱片、沒人要聽的大量法國獨立搖滾…)但因為他們也不懂行,所以幾乎都只進一張,挑揀全憑機緣造化。

    不過我跟這老闆娘打交道的經驗倒還不差,每次去都拆個十來張要求試聽,有時候一張也不買,還不會給我臉色,或許年紀大了圓融些?

  8. 5 | 老陳 | 11/14/2006 - 12:15 am
  9. 一直很佩服DJ的超強記憶力
    圖文並茂的「念中華商場」可比一顆深水炸彈
    使得習慣潛水的老陳是該浮出水面說幾句話
    其實我也不是台北人,對中華商場也沒有特別深的回憶

    我是71年離開從小生長的台中來到台北找工作
    彼時,DJ可能在當兵或是即將前去美國
    以前在學校唸書時,黃建業、劉森堯的書上常提到「台映」放映室,著實令人嚮往不已
    當我如願在台北工作、生活時發現「台映」放映室早沒了,但是還好有「電影圖書館」,在中華路靠近平棟隔街的大樓某層樓,很小的空間
    常去,都是下工後晚上走過天橋,走過中華商場平棟,附近暗暗地,是有住戶,沒甚麼熱鬧的跡象,印象中中華商場就是靠近西門町圓環的那幾棟最熱鬧
    時間也就約莫侯孝賢拍「戀戀風塵」那時候
    沒多久
    中華商場拆了
    台北車站也拆了
    我認識的好些人都是從「戀戀風塵」去回味中華商場及台北車站
    或許我真的是來的遲了些,「一杯舞劍氣,兩杯生別離,三杯上馬去」
    大夥可不真是分道揚鑣各奔前程去了

    是有攝影記者拍過中華商場
    天下雜誌-林闊祿的中華商場攝影專題報導
    you know 類似絕版的人間雜誌,很人文的
    只有黑白照片,幾乎沒有文字解說
    破天荒,空前絕後的一次
    時間也就約莫是中華商場被夷為平地的前一兩年吧

  10. 6 | Dajuin | 11/15/2006 - 8:43 am
  11. 老陳:
    把你拱出水面確實不容易
    「台映」本身並無可觀,西門町一條小街的二樓,小得不能再小的直長房間,徒然四壁,幾排廉價綠塑膠皮套椅,小螢幕,放映機房,如此而已。主要是在那兒可以放的片子。記得有一回大夥在那兒看小林正樹的「切腹」,當時是全面禁演日本片的,自然無比刺激,尤其期待傳說中武滿徹的配樂。結果演了沒多久,膠片開始不斷地斷,等待時間與是否還能看下去的憂心更加深了對電影本身的珍惜及神話化。我想這種作品取得的困難度一直是直接影響著我們對藝術的價值觀與珍愛,這是以今天丟一片廉價盜版DVD到自家機子裡的欣賞模式所無法體會或複製的。

  12. 7 | tacchang | 11/19/2006 - 12:13 am
  13. 看到這樣對中華商場的敘述實在太驚人了,好猛啊。果然那個年代看來什麼都缺,生活苦悶,但是發洩的管道很多,精彩的咧。不過晚輩對於

    全城要跑的音樂熱點太多了:南京東路三段、南京東路民生東路口、中山北路三段

    南京東路與民生東路口?這兩條路是平行的啊。應該沒有相交吧。

    敢情長輩高中念的是在信義路那一間?

  14. 8 | Dajuin | 11/19/2006 - 12:19 am
  15. tacchang, 好眼力!是我打錯了,應是中山北路民生東路口。
    對,信義路那家高中。你也?

  16. 9 | Trackback 材哥的筆記本 | 11/19/2006 - 9:26 pm
  17. 中華商場…

    智邦的信箱一直都很好用,前一陣子更加入了他們網站目前主推的功能:網摘,讓你登入信箱的時候,同時可以看到他們的網摘師在網路上…

  18. 10 | 波斯喵 | 11/20/2006 - 9:28 am
  19. 其實當初在中華快拆的時候, 有非常多的人有在那邊拍照, 我也是其中的一個, 那時候還沒有現在的數位相機, 所以現在連翻箱倒櫃要找底片都有點困難,(不過我確定相片還在), 由於那時候是學生, 而且是非常窮的學生= =,所以那時候根本沒踏過電影院或唱片行, 只有常常逛忠,孝,兩棟, 所拍的照片也大都是前兩棟的, 和平兩棟的記憶已經消失了, 所以如果有人有照片的, 請踴躍提供出來, 當然版主如果需要, 我可以把我的照片提供出來, 讓大家一起懷念這台灣興隆的電子業起頭地- 中華商場.

  20. 11 | tacchang | 11/20/2006 - 1:04 pm
  21. 哈哈,果然是學長。我是669的。

    對於中華商場的記憶,恩,我到大學都還常去,尤其是唱片行,比如說佳佳。

    說實話,對於這麼八大棟非常現代實用,但是缺乏保養的巨量建築物,拆掉只是讓我們急於向人們展現向前走的意圖。對於這個原來是難民營一樣的,後來湊合著用的建築,拆掉好像惋惜的聲音非常小。

    恩,這邏輯就是「子嫌母醜啦」。唉。

  22. 12 | Dajuin | 11/21/2006 - 9:25 am
  23. 波斯喵:好的,請把照片發給我,我集中放在這裡。

    tacchang: 六六九?這裡是三一0 :p

  24. 13 | | 11/21/2006 - 11:00 am
  25. 沒能趕得上那時代,可惜阿…

  26. 14 | EDDIE | 12/04/2006 - 1:34 pm
  27. 每次看到 DJ 講些 70 年代台北的文字,
    就覺得心頭一陣溫暖…
    我應該算 90 年代吧.

    我對中華商場的印象是:
    國三爸爸帶我到新麗聲,
    花了 NT. 5000 買了一把木吉他當生日禮物給我,
    從此開始學習 Bread 的 “if”.
    還在唸應數系大二那時,
    在中華商場一樓不知名樂器行
    用最低價買了電吉他 (NT. 3000) + 音箱 (NT.2000),
    從此開始想當 Jimi Hendrix…. (瘋了).
    我去中華商場吃飯是小時候了,
    高中也只是去訂西裝褲,
    沒有人想穿學校賣的那一套.
    買立可白是為了在書包側標上寫字,
    不過不是 “隨風”, “飆”, “I love you”… 這一類的.
    而是寫上 “我要考上物理系”
    (哈哈, 真夠蠢了)

    光華商場拆前那天我也去了,
    只是沒帶相機,
    見到這些照片,
    彷彿看到您站在那了.
    關於那攝錄的瞬間演作的一段對話,
    我想我漸漸懂了.

    光華商場的 “名匠” 真是神奇至極的一家吉他店,
    在復興高中時,
    50 個吉他社社員吉他上全貼著 “名匠”,
    我當這是個台灣不知名師傅的自製吉他應該不錯,
    直到後來某一年.
    拿了一把 Ovation 圓背鋼絃吉他給它調琴頸,
    才知道事態嚴重:
    他把我的琴毀了.

    走遍到處找唱片,
    也是個特殊的回憶,
    東/西區 Tower, 上揚, 佳佳…
    嗯…
    我年代比較晚, 知識也比較少,
    所以不是很清楚上面 DJ 提的那些東西.
    我總是翻箱倒櫃找了又找, 比了又比,
    得算得剛剛好,
    才有錢搭公車回家.
    (連摩托車都沒有)
    走一趟,
    就花去了一個下午了.
    這些年來
    最欣慰的是在中山北路大同電子對面的二樓傑笙唱片行
    見到了曾代理幾張 Al Haig 的唱片

    真奇怪,
    溫暖之後,
    我總感到一點點空虛…
    這些年的際遇不是很順,
    想做的事都不知道怎麼做,
    整天關在淡水沙崙家裏.
    花兩, 三年才搞懂 C++,
    也覺得離程式設計還有一大段距離,
    買了幾本 algorithm, dsp 的讀真是頭大,
    原來我還得唸離散數學, 微分方程才能搞懂這些理論…
    但回想一點人, 事, 物,
    也算過了一天.

    那年在留言板,
    問你 algorithm 這單字是什麼意思.
    是因為我把你站外連結的專業術語,
    不懂的字都查了一遍.
    那時我家裏的梁實秋 [牛津高階英英英漢雙解字典] 沒這個字,
    前幾天才發覺,
    原來那本字典是譯自 1964 年的第二版.
    根本…沒這個字,
    於是聽你在討論社群中推薦,
    買了三民 (三省堂) 那本簡明字典 — 真好用

    我聽過廣播裏頭有幾集 .
    DJ 會說出法文人名, 曲名.
    日文應該也很懂;
    可惜我連英文都沒學好,
    目前在慢慢自學英文中 (聽力, 文法, 字彙…).
    不曉得這方面 DJ 的看法是什麼? (或是推薦書單?)
    有機會想見到語言學習, 翻譯要點…etc. 這方面的心得文章,
    供晚輩不才如我找到比較好的方法.
    將來讀書/寫字/翻譯能更優質一些.

    見到北藝大的人才濟濟,
    前衛電台也恢復了,
    明年據聞有前衛音樂系列譯著將要出版,
    DJ … 真是功不可沒.

    最後,
    附上一個不小心找到的 Stockhausen Interview:
    http://www.youtube.com/watch?v=mrzi4YNhvig&eurl=

  28. 15 | MOMO | 05/06/2007 - 10:59 pm
  29. 找平劇資料找到你的部落格
    一看真嚇一跳
    寫這篇還真不容易阿

    不過想問一下京劇的cd有賣的嗎
    我家的唱盤都不能用了
    本來想修理
    想想還是算了

  30. 16 | Dajuin | 05/24/2007 - 8:39 am
  31. MOMO:

    唱盤可以再買二手的或是新出的手提式玩具型的
    京劇 CD 很容易買啊
    誠品敦南店有一些,一般唱片行也都有一些

  32. 17 | 萬華社區大學雜誌社 | 10/28/2007 - 6:42 pm
  33. 部落格主您好

    我們是萬華社區大學編輯採訪社的志工,每學期都會幫萬華區公所編寫一本「艋舺傳奇」的刊物
    這期雜誌有個「中華商場存在與消失」企劃報導
    偶然在網路上瀏覽到您的部落格,正巧我們正在尋找曾到中華商場買唱片的老台北人,您在對中華商場的印象描述剛好是我們的適當人選,所以冒昧稍來此信,想請問您願意接受我們採訪嗎?

    主題即為「中華商場印象」,時間只要20分鐘即可。

    期待您的回覆

    萬華社區大學編採社
    錢志偉
    takeshi@acd.com.tw

  34. 18 | Dajuin | 10/28/2007 - 10:35 pm
  35. 志偉:當然支持你們的活動。請 email 聯絡(dajuin 在 gmail.com)。

  36. 19 | 萬華社區大學雜誌採訪洽詢 | 10/30/2007 - 10:42 am
  37. 格主您好

    我們是萬華社區大學編輯採訪社的志工,每學期都會幫萬華區公所編寫一本「艋舺傳奇」的雜誌刊物
    這期雜誌有個「中華商場存在與消失」企劃報導
    偶然在網路上瀏覽到您的部落格,正巧我們正在尋找老台北人,談談對中華商場的印象,所以冒昧稍來此信,想請問您可以接受我們採訪嗎?
    主題即為「中華商場印象」,時間只要20分鐘即可。

    期待您的回覆

    萬華社區大學編採社
    錢志偉
    takeshi@acd.com.tw

  38. 20 | Justin | 04/05/2008 - 12:05 am
  39. I really missed that lovely mall! Lots of memory from that mall. I used to walk passed that mall to the Taipei Train Station from Saimen in the late 80′s and early 90′s. I’m from Hong Kong and not a Taiwanese. Wish to see more pics of that mall. Thanks!

  40. 21 | JJ | 11/03/2008 - 10:14 pm
  41. 請問如何找台映的資料 謝謝

  42. 22 | 香香 | 11/08/2008 - 5:53 pm
  43. 最懷念外省人”國軍文藝中心”
    道地的刀削麵、水餃..路邊攤的麵食..
    現在不知分散到哪兒?
    可否告知我ㄚ????

  44. 23 | 香香 | 11/08/2008 - 6:04 pm
  45. 最懷念外省人”國軍文藝活動中心”
    道地的刀削麵、水餃..路邊攤的麵食..
    現在不知分散到哪兒?
    可否告知我ㄚ????

  46. 24 | Dajuin | 11/09/2008 - 8:33 am
  47. 香香:

    在島上已成功地去中國化之後
    要想在台灣吃中國菜已是緣木求魚了

    水餃,這東西吃不太到了
    今天人們竟然把機器餃子皮活人包餡的一律叫作「手工水餃」
    欲哭無淚
    「八方雲集」連鎖餃子店裡連要找到醬油包帶走(而不要醬油膏!!)都是難事
    遑論其他

    光復南路東側在仁愛路與信義路之間的小巷子裡有一家家庭式牛肉麵小店
    老闆家裡當年是由大陳島撤退來台的
    他的水餃和牛肉麵都還不錯,不是特級美味,但至少是罕見的正規

    刀削麵,也不容易找到,分散各地
    天母西路巷內有一家「一品山西刀削麵」
    在永康街上也有他們分店,都還不錯

    have fun!

  48. 25 | 丁丁 | 11/10/2008 - 10:13 pm
  49. 呵呵,凡是稱餃子為水餃的店,
    八成都不是正宗北方餃子
    水餃是南方說法

  50. 26 | du | 12/07/2008 - 10:46 pm
  51. “如今母校竟淪為男女合校,可說名存實亡”
    請問一下這句是什麼意思?

  52. 27 | prokenny | 12/28/2008 - 11:43 pm
  53. 中華商場是陸根記營造 負責規劃興建的 這可能比較沒人知道 呵呵

  54. 28 | Audrey | 06/13/2009 - 7:31 pm
  55. 在此感謝您提供的照片, 把我拉回年少時的記憶囉…
    我今年才到美國生活. 我的美國老公最愛的就是西門町,他說那是台北最有活力的地方.
    我跟他說西門町以前有個中華商場, 為了說清楚點, 我在這裡找到了照片, 看著看著, 我竟哭了起來: 我的第一件高中制服就是在西門町做的! 我的第一台電玩是在那買的. 我的第一盒磁片也是…好多的第一, 就在拆掉商場的同時, 留為記憶.
    聽說, 又有幾棟老大樓要被拆或改建了, 留下的紅樓, 繼續對照著西門町的改變.
    西門町是台北最有活力的地方…

  56. 29 | 潘兆松 | 07/05/2009 - 7:55 am
  57. 很高興有人知道中華商場是陸根記蓋的 (未經招標),陸根記在長江沿岸蓋了很多軍事要塞 (江陰要塞) ,是蔣介石用來對抗長江以北共產黨的軍事建築。民國三十八年,蔣介石失敗撤退台灣欠下的工程款就利用中華路的難民出錢蓋中華商場,所節費用補貼陸根記。當年中華商場建築每坪費用高達一萬餘元必須在一年內付完整個建築費用戰全省總預算 (名國五十年) 7%。而當年一般建築費用每坪才兩千多元可見當年的外省難民所付的建築費用是天價。而且被市政府已另一個合約說建築費抵二十年租金。可見當年的政府真是個買空賣空官商勾結的高手。試想你現在買預售屋最多是30%的房價準備也有土地建物的產權。而當年中華商場可憐的難民被蔣介石欺騙來到台灣住在鐵路邊的違張建築靠近小南門的地方因為失火無處棲身而市政府又不准難民重蓋,偉大的毛主席在對岸廣播:“你們跟著蔣介石去台灣火燒的房子也不讓你們蓋,回來吧”。再加上陸根記追討大陸的欠款才刺激蔣介石半夜到中華路視察指示市政府准予就地重建。啊!偉大的蔣介石,讓難民花錢自己蓋房子還變成房客。天下有這種道理嗎?
    再說到中華商場變成台北地下街,表面的推手是黃大洲背後的黑手卻是李登輝還有被利用的的打手趙少康。表面上說是為了台北的建設一樣又是另一種的官商勾結。地下街模仿自日本而地下街的設計者據傳是李登輝日本的同學所以後來的陳水扁會洗錢貪污

  58. 30 | 潘兆松 | 07/05/2009 - 1:50 pm
  59. 補充當年在中華商場好吃的飯館有致美樓、清真館、老陸餡餅、老夏水餃、炸麻花、山西小吃店、還有後來的徐州啥鍋、上大人酒釀湯圓、水煎包、還有晚上九點以後在六棟長沙街口賣宵夜的的阿姨的炸豬排及各式小菜。回想當年的清真館的牛肉蒸餃、羊雜湯、芝麻醬餅夾醬牛肉令人回味無窮。對了,還有蘭記小吃,賣的是江浙口味炒年糕、炒豆苗、餛飩湯、上大人的粽子。以上是第六棟的小吃。第七棟有孫伯伯的小龍包、牛肉會火燒、山東餃子館的山東燒雞、牛肉麵店、還有好幾家各式炒菜館。第八棟的河南煎油餅、綠豆丸子湯、等等。以上是令人回味的各式小吃。而當年的第六棟商家以禮品業為主。有李大吉、華祥、莊太吉、等。營業內容都是以婚喪喜慶開幕製旗為主。另有裱畫畫廊治遠等。作軍品配件的官星、作廣告業的達人、最早的書報派送業雨辰書報社。中華商場最有特色的就是茶館,一張張的藤椅加上一張張的茶几,再加上一台電視,每天都有不少的老兵來此花個兩塊錢到五塊錢泡上一杯茶,擺上龍門陣,耗上一天。記得第六棟的茶館還有鑼鼓陣,不少老兵在那兒高唱平劇。第七棟還記得有一家專門製作古董盒的老店、還有兩位老中醫王承先、章寶森。機器印刷的樂天及手繪人像的店家及音樂人都知道的音樂書房。第八棟就是李國修的家,其父專做戲鞋。還有齒模製造。

  60. 31 | prokenny | 09/12/2009 - 4:16 pm
  61. 謝謝潘兄的補充說明

    對於中華商場的小吃與餐廳 印象中只記得”真北平” “點心世界”

  62. 32 | A-train | 07/01/2010 - 6:53 am
  63. http://shulinkou.tripod.com/ShimaDing.html

  64. 33 | 中原大學設計學生 | 12/01/2010 - 11:56 pm
  65. 站主你好
    我是中原設計的學生
    因為正在做關於現在萬華406號廣場的設計
    所以看見您的網頁
    因為要用的資料照片非常不容易找到
    不知道站主是否有關於該廣場的照片
    當初廣場是中華新村的所在位置

    非常感謝您

  66. 34 | 妮子 | 04/07/2011 - 11:00 am
  67. 上大學誤打誤撞參加國劇社,那時徐露早己退出好幾年了,偶爾買票來看戲也是為了公演的觀摩!
    不知幾年前傳大辦的北京還是天津劇團來台公演,票房很慘,主辦單位就批現在的觀眾缺乏藝術素養XXX地?我看了報導覺得奇怪?他們不知道大專院校的京劇社都倒了嗎(還有老觀眾過世)?沒直接因素也算間接原因,都一樣要花錢,那麼多的藝術演出,為何要單選京劇?

  68. 35 | 河北网上展销中心 | 03/04/2012 - 4:02 pm
  69. en

  70. 36 | Peggy | 07/13/2012 - 2:06 pm
  71. 念什麼高中就直接說就好了啊!幹嘛還要在那邊信義路不信義路的,是見不得人還是怎樣 ==

  72. 37 | ครีมหน้าใส | 10/11/2014 - 8:55 pm
  73. It is in reality a great and useful piece of info.
    I’m happy that you shared this helpful information with us.
    Please keep us up to date like this. Thank you for sharing.

於此留言

XHTML: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貼圖請用: <img width="500" src="http://....jpg" />

Text & Photography Copyright © 2006-2011   姚大鈞   Dajuin Yao.   All Rights Reserved.